• 文字大小:
  • A A A

梁石川 | 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10:30 AM

澳特警凌晨发动攻坚行动,营救悉尼一家咖啡厅内遭武装分子挟持的人质,使这场僵持超过16小时的人质危机就此戏剧收场。当地凌晨2时过后不久,现场突然传出激烈枪声和巨响。警方展开攻坚行动之前,已有至少5名据信是遭挟持的人质抢先设法逃离现场。警方攻入店内时,附近的法新社记者听到连串巨响,还有阵阵闪光与叫声,医护人员随即也进入救援。新南威尔斯省警方随后证实,人质事件已经结束。据澳电视七台报道,警方攻坚行动中至少有2人丧生,包括犯案枪手,另有3人受重伤。(综合媒体12月16日报道)

15日那场引起全球关注的人质劫持事件,经过16小时的对质后收场。在这之前,路透社称,悉尼主要商业区发生人质劫持事件,担心是圣战组织所为。环球时报援引悉尼先驱晨报的报道称,2名劫匪劫持了数量不明的店员和顾客,放置了4枚炸弹,并要求提供ISIS旗帜以及与澳总理通话,美国侨报即惊呼,“案发地点紧临美国领事馆”。显然,这些媒体是在担忧与暗示什么。侨报援引@今日悉尼称,警方已确认此次事件为恐怖袭击。目前里面的人质依然安全,人数仍未得到确认,目前已经5名人质成功安全逃离咖啡馆,其中包括咖啡店的一名华裔女学生员工。目前,警方与劫匪仍处于对峙状态,但正在进行谈判。其间,新浪微博亦有爆料称,获救华裔是来自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学生,在案发咖啡店打工。目前,中国驻悉尼总领馆已经确认,暂无中国公民遭绑信息。

澳大利亚为何在配合美国反恐中沾包
澳大利亚为何在配合美国反恐中沾包

据报道,或有40多人被劫持,其中包括10名员工,至少30名顾客。但咖啡馆所属公司CEO称,咖啡馆所在的大楼内可能有50人受困。澳新南威尔士州警务处官员表示,目前她无法向媒体确认咖啡厅内人质的具体数量,也不能确定逃离咖啡厅的5名人质是获释还是自行逃脱,目前这5人都在完成健康检查后接受警方询问。而就在悉尼挟持人质事件扰攘之际,当地第9频道电视台播出一段画面,其中一名在咖啡店内被挟持的女人质做出一个似是割喉的动作,举起其中一只大拇指打横画过自己的喉咙。该台指出,人质可能被枪手威迫做出某些动作,但无人明白该名女人质做出这个动作是代表什么意思。多名目击者向记者忆述枪手开始挟持人质时的一刻时,仍然惊魂未定。其中一名目击者说:“我们跑向咖啡店的玻璃墙,见到惊心动魄的一幕。有多人举起双手,在玻璃上按着一面黑色的旗。一些女人质在哭,里面传来此起彼落的尖叫声。”

据评论,本次事件的发生并非偶然,由于阿博特紧随美国的安全战略,贸然加入了美军打击伊斯兰国行动,使得澳国直接成为了极端穆斯林的新的攻击目标。对于这个潜在的威胁,澳方并非没有意识,早在今年9月中旬开始,澳政府就曾在悉尼和布里斯班展开了澳洲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反恐行动,先后逮捕了15人,起诉了2人,粉碎了一起极端穆斯林企图随机绑架平民进行斩首的恐怖袭击阴谋。此外,今年的10月1日,澳议会还正式通过了新的反恐法案,赋予安全情报机构更大的权力空间,以增强对互联网监控力度。

环球时报称,即便如此,澳大利亚国内的反恐形势也不容乐观。受到陆克文政府时“大澳洲政策”的刺激,伊拉克战争后中东持续的动荡,以及之前澳大利亚政府热衷于通过吸收“难民”来体现大国责任和树立大国形象等因素的影响,这些年大量的中东穆斯林移民涌入澳洲,而这个人群中就不乏一些极端穆斯林混杂其中,他们的到来给和平、开放、多元化的澳大利亚带来了潜在的威胁。另外,不可忽视的,大量涌入的穆斯林在澳大利亚社会逐渐积聚抱团,以悉尼西区为代表的“穆斯林聚集区”的成型,不仅为穆斯林力量的壮大提供了社区基础,也为极端穆斯林群体的传教、扩张等提供了有利的条件。事实上,2012年《无知的穆斯林》视频在网上发布后在澳大利亚社会引发的巨大冲突和摩擦就已经初步显示了穆斯林抱团的力量,而今年6月曝出的有超150名澳大利亚公民奔赴中东参与“圣战”也从侧面反映了极端穆斯林势力在澳大利亚的发展和壮大。

当时,澳大利亚电视10台称与人质通了电话,人质转达劫匪提出的两个要求称:1、向咖啡厅送一面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旗帜;2、与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直接通话。澳总理在发布会上称,人质劫持事件“非常令人不安”,警察和安全组织已经响应此次事件。他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劫持者的动机,但“一些迹象”显示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此前,媒体拍摄到的图像显示,咖啡屋的窗户中伸出了写有白色阿拉伯文的黑色旗帜。据悉,案发地距美国领事馆约170米,距新南威尔士州议会约200米。另有报道称,绑架事件发生前数小时,澳当局在悉尼西北部逮捕了一名涉嫌资助恐怖主义的男子。警方称,该男子涉嫌策划对澳大利亚本土的恐怖袭击以及资助澳大利亚人前往叙利亚,从事武装战斗。

在这之前的九月,就曾有消息显示,恐怖分子准备在当地劫持人质并将人质斩首杀害。而选择作案的备选地点之一就是悉尼市的马丁广场。目前,反恐警察以及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已经包围了该区域并进行了疏散。附近的火车已经停驶,公共汽车改道,道路被封锁,数百人被拦在了警戒线之外。目前,谈判专家正在试图与咖啡馆内的枪手建立联系。马丁广场是悉尼市最为繁忙的中央商业区。附近有澳储备银行、多家商业银行,同时靠近新南威尔士州议会。据国内媒体公开报道,自从“伊斯兰国”组织在伊拉克攻城掠地,2014年宣布“建国”后,恐怖主义再次吸引全球目光,美国等多国对“伊斯兰国”开展空袭,包括澳大利亚。

9月14日,阿博特宣布,澳方将向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部署部队和军机,帮助美军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阿博特称美政府已正式请求澳方派兵加入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军事行动。澳计划部署的军事力量包括400名空军人员、200名陆军人员、8架F/A-18F“超级大黄蜂”战机、一架预警机、一架加油机以及一支特种部队分遣队。10月18日,澳大利亚派出一架超级大黄蜂战斗机轰炸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这是澳大利亚首次对“伊斯兰国”展开空袭行动。紧随而至的是,澳宣布派兵之后的第4天,该国逮捕了15人,并称挫败了“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在澳大利亚本土发起谋杀的计划。澳方出动800余名警员,于黎明时分在悉尼及布里斯班市郊发起反恐行动。这是澳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此类行动。阿博特表示,相关部门曾拦截一名似乎在“伊斯兰国”地位较高的澳大利亚人的信息,该信息鼓励在澳大利亚的拥趸发起公开性谋杀。但这起史上最大规模的反恐行动,也引发穆斯林的抗议。大约100名穆斯林团体成员就反对“穆斯林恐怖化”在悉尼地区举行抗议活动。其中有抗议者表示他们和普通群众一样担心恐怖活动,不应该被区别对待

在这之前的9月12日,澳方又将国内发生恐怖袭击的公共预警级别提升至高级。2011年9月,澳总检察长麦克莱兰称,自2001年以来,澳挫败了4起重大恐怖袭击阴谋。他警告,国内极端主义是澳国内安全的最大威胁。这十年间,与4起重大恐怖袭击阴谋相关的38人被逮捕和起诉,“其中37人为澳公民,21人为澳本土出生的公民。”据报道,这四起恐怖袭击阴谋,其中一起是由阿尔及利亚裔澳大利亚人主导的墨尔本恐怖袭击阴谋,一起是计划针对悉尼的恐怖袭击,另外两起分别针对悉尼电网和悉尼一处陆军基地。麦说,虽然过去十年间澳本土没有遭受恐怖袭击,但100多名澳大利亚人在海外发生的恐怖袭击中死亡。有安全专家评估,澳最大的恐怖威胁来自“本土滋生的极端主义”。这让该国的安全形势可能更加严峻。(文/梁石川)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652157.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