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梁石川 | 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11:00 AM

连日来的俄罗斯经济崩盘,似乎更加坚定了美国的制裁决心。白宫17日凌晨宣布,美总统奥巴马将签署新的援助乌克兰法案,其内容包括对俄武器和石油行业的进一步制裁。当地时间周二(北京时间17日凌晨),白宫发言人厄尼斯特称,他预计奥巴马将在本周末以前签署这项《支持乌克兰自由法案》。美参议院已经在上周六全票通过了这项法案,其内容是批准美政府对俄武器公司及高科技石油项目的投资者实施新的制裁措施,同时向乌克兰政府提供3.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希望藉此向普京进一步施压。(观察者网12月17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这时签定以上法案,会不会弄巧成拙,倒逼着普京做出更加危险的动作,暂且不论。“卢布又跌19% 普京还剩什么招?”观察者网这一质问或想证明,俄局势真的到了逼人倒吸一个凉气的时刻。

落井下石 奥巴马把普京逼急了会怎样
落井下石 奥巴马把普京逼急了会怎样

这篇汇总环球时报、第一财经日报、新京报、华尔街见闻等媒体报道的文章称,时隔73年后,“莫斯科保卫战”再现,这次的战场是金融领域。卢布这两天一泻千里无疑是全球市场的最热话题,尽管俄央行昨日放出了加息650个基点的“大招”,但也无法挡住卢布“自由落体式的下跌”,继15日卢布兑美元创下盘内急跌13%的惊人纪录后,昨天(16日)开盘稍作反弹后又快速下滑,卢布盘中竟然跌破80大关,跌幅19%,而今年年初卢布汇率是32.8。16日不少西方媒体判断俄经济已经“崩溃”,他们唱衰莫斯科政权,并开始讨论“一个受伤的普京对世界是不是更危险”。

尽管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宣誓和民众“同舟共济”,但是眼见着1998年的一幕要重演了,莫斯科等地还是出现了恐慌性消费。俄经济界的担忧和对政府的怀疑都在增长,当地大报《独立报》也不同寻常地打出“1美元达到100卢布--已不是幻想”的标题。针对卢布狂跌,俄政府宣布于当地时间16日晚开会讨论对策。在油价继续低迷,而美国众议长博纳催促着总统奥巴马签署新的对俄制裁法案之时,全世界都在关注:普京将如何带领俄国,打赢这场艰苦的卢布保卫战。最挠头的是,俄反对派这时跳出来,向普京发出新的挑战。16日,在俄国家杜马,反对党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要求政府下台。“公正俄罗斯”党团副主席叶梅利亚诺夫等议员要求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辞职,称她在这种形势下“表现得很无能”。俄国家杜马预算和税收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德米特利耶娃说,“俄央行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在犯错误,不仅仅是文盲,不仅仅是非专业性。这个决定已近似于精神分裂症的人所做的了。”

屡次提出警惕“颜色革命”的普京或许已经关注到这些反对派的声音,现在普京心里有没有骂这些人是“卖国贼”,外界还没有传递出这种声音。外界传媒早就预言,普京要建立强大的俄罗斯,甚至有恢复前苏联该国在世界上影响力的野心。为阻止普京的野心,或也是西方拉拢乌克兰,并让其政府颠覆换上自己的真正目的。

就现实的情况而言,西方已经有了一种担心,拥有庞大核武器力量的俄罗斯,会不会借机彻底吞并乌克兰东部。从美国决定向乌克兰提供3.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这一迹象中,或已经表明了奥巴马政府及美国在野党人士的担忧。此间诚如观察者网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所说,“向来以强势著称的普京,可能用冒险的外交乃至军事政策转移国内注意力。”

据华尔街日报观察,在2012年第三个总统任期开始的第一天,普京签署了一系列民粹主义政令,其中罗列的宏伟目标包括提高工资、改善医疗、降低房价。然而,经济上的挫折推迟了这些目标的达成,甚至可能让它们成为泡影。但普京他可能会在海外进一步推动民族主义的冒险,就像吞并克里米亚那样。文章认为,普京和他的宣传机器善于将困境归咎于美国。西方应该向乌克兰输送更多武器来遏制普京的“冒险”,毕竟“一个受伤的普京是很危险的”。但是这些分析者似乎忘记了,若普京真的被逼“疯”了会怎样。

其间观察者网也注意到,美国国会上周签署新的制裁法案后,俄罗斯方面的表态依旧强硬。据参考消息报道,俄外交部发言人亚历山大·卢卡舍维奇12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支持乌克兰自由法案》具有公然对抗的性质,未经辩论和正常表决就获得了美国国会批准,这只会引起我们的深切遗憾。”卢卡舍维奇在声明中说:“我们感觉华盛顿那些人试图让时光倒转。”这份声明还说,“国际安全面临的严峻挑战要求俄美携手合作。”“与此同时,美国议员却在追随奥巴马政府的脚步,展现出了摧毁合作框架的巨大热情。”

这份声明强调,“我们不会对威胁低头,不会放弃我们的国家利益,不会允许干涉我们的内部事务。”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13日称,如果华盛顿因为乌克兰危机对莫斯科实施新制裁,俄罗斯将采取反制措施。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里亚布科夫的话说:“我们将无法不对此作出反应。”但他并未表示莫斯科可能采取何种反制措施。这些反制措施是否也存在普京将把乌克兰东部地区一拼收入囊中。反正是克里米亚已经回来了,一个羊是赶,两个羊也放,就随西方制裁去吧。

笔者关注到,观察者网援引环球时报记者的话称,他1998年时也在莫斯科,当时的情况与现在没有可比性。当时俄罗斯是被休克疗法推向了灾难,莫斯科的大小商店都空了,只要来货就会被立即抢光,民众的恐慌到了极致。这次老百姓没有那么恐慌,因为美元汇率与他们的生活并没有非常紧密的联系,虽然卢布从年初到现在跌幅有60%,但商品价格年初到现在只涨了10%左右,大米、面包等基本没有涨价。而且制裁导致俄国内很多公司开始转行经营食品等轻工业,加上政府对中小企业有一些政策扶持,俄经济正在制裁下走向转型,自给自足、多用国货的方向已经明确。

据此,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王海运16日称,现在尽管油价低,但俄罗斯还有4000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最近这些年俄罗斯农业丰收,粮食没有问题。基本蔬菜,像圆白菜、土豆、胡萝卜、洋葱等,价格没有大的变化,卢布贬值对老百姓生活产生了一定影响,但没有到恐慌的地步。在王海运看来,1998年的俄罗斯不仅是经济上的混乱,更严重的是对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社会非常分裂,没有共识。现在俄罗斯对普京领导的道路的认可度是空前的,国家凝聚力比那时强。但这种民族凝聚力能持续多长时间,还有待观察。但俄罗斯民族的忍耐力很强,“它被外部力量生生压垮的状况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过”。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东欧中亚室研究员夏义善也说,外界切不可低估了俄罗斯的抗压能力。现在油价下跌,俄罗斯是扛得住的,时间太长了反而是国际上其他国家会先扛不住。虽然西方不断营造俄罗斯在国际上受孤立的气氛,但实际上俄罗斯是有朋友的。而西方也不是铁板一块,日本、法国对俄罗斯态度都比较暧昧。

个中观察者网也援引CNN的话,反问 “经济混乱会导致普京的倒台吗?”文章称,CNN的发问代表了部分西方人士的期待。俄反对派甚至描绘出一场完美的政治风暴:经济崩溃、民众抵触情绪高涨、政治斗争,直至一场和平的政变。但从历史角度来看,反对派内讧不断,目前多数民众还是站在普京那边。《华尔街日报》则称,最近的民调显示,俄罗斯人越来越担心卢布下滑,但没表现出抗议迹象。普京支持率稳固在70%。(文/梁石川)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660049.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