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梁石川 | 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11:06 AM

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的金日成,是怎么跑到北京向毛泽东主席告彭德怀元帅黑状的,在这之前,彭德怀元帅真的打过金日成的耳光吗?这些都是后话。很难与毛泽东主席当年的诗句“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成正比的是,刘少奇主席与彭德怀元帅成为文革中最大的受害者,并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政治斗争中含冤死去。历史就是这么残酷,这位在沙场上屡立战功的开国元帅,在文革中竟遭受了长达15年的迫害。由于长期遭受摧残和折磨,彭德怀于1974年去世。15日出版的香港《信报》指出:“讲述彭德怀一生的40集电视剧《彭德怀元帅》即将开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批示同意。”这意味着,毛泽东对彭德怀批判将通过电视剧呈现出来。“习近平主席下达指示要求'尊重史实'。这部电视剧将如实讲述无辜被打为反党分子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饱受折磨的彭德怀元帅的一生等敏感历史。”中国军方亲自负责制作该剧。信报写道。

彭德怀元帅真打过金日成耳光吗?
彭德怀元帅真打过金日成耳光吗?

另据,昨日凤凰博报发表的青年学者邵旭峰的博客文章指出,“《彭德怀元帅》电视连续剧是文化强市的一个重要内容,同时也是彭德怀纪念馆'六个一'文化工程中的重点项目。该剧由彭德怀纪念馆、解放军总后勤部电视艺术中心、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联合发起拍摄,习总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及总后政委、上将刘源分别批示同意,由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上将赵南起和总后政委、上将刘源担任该剧的总顾问,计划拍摄40集,将于今年12月20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新闻发布会,随后举行开机仪式。”

很多分析认为,尊重历史的习近平,恢复彭德怀名誉不仅是因其父习仲勋和彭德怀关系匪浅,更重要的是还是尊重史实。史料记录,国共(国民党和共产党)内战全面爆发的1947年,彭德怀曾任西北军司令,而习仲勋在其手下担任副政委。2011年3月,当时还是副主席的习近平前往彭德怀故居并三鞠躬,他说:“无私的彭德怀元帅值得我们尊敬。”

期间,据韩国朝鲜日报发表的文章《朝鲜战争中共军总司令彭德怀重返荧屏》指出:彭德怀和毛泽东都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比毛泽东小五岁的彭德怀是带领中共军队在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中获胜的代表性司令官。朝鲜战争爆发后,毛泽东原想将中共军队交给擅长兵法的林彪。但林彪反对出兵,所以毛泽东急忙找来彭德怀。毛泽东说:“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夺取战争胜利的人非彭德怀非莫属。”彭德怀在战争中经常与金日成发生冲突,他后来作为中共军队代表签署了停战协议。彭德怀还担任过国防部长,但因反对毛泽东而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红卫兵抓走,惨遭殴打。

笔者很难想象一个身经百战的开国元帅,被一群“小毛孩(红卫兵)”殴打的情景,有多么的悲壮与无奈,会不会令彭大将军因此而气炸了肺,无法想象。上述朝国媒体记录,“彭德怀在战争中经常与金日成发生冲突”,在中国民间流传着彭德怀在朝鲜战争中煽金日成耳光,倒成了一段佳话。至于到底是真的假的,据腾讯今日话题称,这事可能是假的。关于这一说法的出处,一是《肇庆都市报》2011年10月14日刊发署名佚名的文章《彭德怀狠抽金日成两耳光》写道:“在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中,当战局形势逆转时,金日成为保存实力,不顾全局下令北朝鲜军队撤退,结果被美军所乘,致使不少志愿军陷入敌后。其中,战斗力较弱的六十军一八零师被俘七、八千人,造成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的最惨重损失。据闻,彭德怀气愤万分,狠狠扇了金日成两个大耳光。......据近年解密的资料,原来是朝鲜第一军团顶不住敌军反击,为保存实力临阵逃脱,也不通知志愿军;难怪彭德怀拍案大骂金日成不顾大局。更有外电报道是彭大将军为数万子弟兵伤亡狠抽了金日成两大耳光。在文化革命批斗彭总时,'军阀作风,对朝鲜人民领袖搞大国沙文主义'是一大罪状。其实朝军畏敌逃阵,依法当斩,中朝联军司令彭德怀抽两巴掌算客气了。”--该文文末注明“据××网”(编辑注:某门户网站),显示其系由网文改编而来。

另一版本与上述版本大同小异:“香港《明报》编者按:在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中,当战局形势逆转时,金日成为保存实力,不顾全局下令北朝鲜军队撤退,结果被美军所乘,致使不少志愿军陷入敌后。其中,战斗力较弱的六十军一八零师被俘七、八千人,造成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的最惨重损失。据闻,彭德怀气愤万分,狠狠扇了金日成两个大耳光。都打肿了,金一星期没法吃饭。”--《明报》是否刊登过这样一篇报道,笔者未能查询确切。但无论有无,该版本中“据闻”二字,已说明该“编者”对“彭德怀怒扇金日成耳光”一事的真实性并无把握。

腾讯认为,这两种版本的史料漏洞相当严重“彭德怀怒扇金日成耳光”这样的传言,在未获确凿史料证实,且叙述中史料漏洞相当严重的情形下,之所以仍能流传甚广,大约与彭德怀与金日成在朝鲜战场上关系确实相当紧张,不无关系。

1、在军队的统一指挥、南进策略等许多问题上,彭、金存在严重分歧。彭、金之间矛盾甚多,首推中朝军队统一指挥权问题。志愿军数十万部队入朝后,金日成已意识到由朝方统一指挥中朝军队并不现实,转而努力希望保持人民军指挥的独立性。但彭德怀另有考虑。彭曾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提到:“朝鲜党征兵问题异常严重,16-45岁男子全部征调入伍。入伍工人家属无人过问,一般群众没饭吃。一切无长期打算,孤注一掷的冒险主义从任何方面都可以看到”;“军事指挥异常幼稚,19日下令死守平壤,结果3万人未退出多少”......可见其对朝鲜方面的军事指挥能力缺乏信心。第一次战役期间,双方因协调乏力,朝鲜党政军民撤退堵塞道路导致“志愿军行军作战受阻”、人民军误击志愿军等事件多次发生,则促使彭开始考虑军队指挥权归属的统一。但金日成在这个问题上相当敏感,拒绝配合,坚持双方只派参谋担任通信联络,不同意让人民军总部靠近志愿军总部。彭希望留下人民军第6师协同志愿军作战,金日成亦坚持将其调走;彭提出第二次战役后撤几十里设伏,朝方亦联合苏联驻朝军事顾问表示反对。此事最后闹到莫斯科,由斯大林亲自拍板表示“完全赞同由中国同志来统一指挥”,才算告一段落 。此外,在铁路运输的统一调度方面,中、朝也出现了相当大的矛盾,现实是:朝方铁路和机车损毁殆尽,运行车辆、抢修线路的工人和器材、运送物资的部队、司乘人员均依赖中方提供,由朝方管理调度实不可能;但朝方认为铁路管理涉及国家主权,轻易不愿想让,双方纠结良久。最终仍依赖莫斯科的意见才得以解决。

第三次战役结束后,围绕着是否南进追击,进而一举解放全朝鲜半岛的问题,彭、金之间再度发生了激烈冲突。彭主张休整,金主张速胜。1951年1月11日,彭德怀、金日成、朴宪永就此事坐到一起商议,金、朴一再坚持须迅速南进,彭发了怒,宣称:“你们过去说美国一定不会出兵,从不设想如果美国出兵怎么办,现在又说美军一定会退出朝鲜,再不考虑如果美军不退出怎么办。你们指望速胜而又不作具体准备,结果只会延长战争。你们把战争胜利寄托于侥幸,把人民的事业拿来赌博,只会把战争再次引向失败。志愿军休整补充需要两个月,一天也不能少,可能还要三个月,没有相当的准备,一个师也不能南进。我坚决反对你们这种轻敌的错误意见。你们认为我彭德怀不称职,可以撤职审判,可以杀头。”可见双方分歧之严重。志司参谋杨迪说:“友方领导同志由此而对彭总积怨”,并非虚言。

2,彭拒绝出席金的祝寿庆典;金致信外交部表示非常赞同庐山会议对彭的处理。彭、金在朝鲜战场上芥蒂颇深,亦延及到了战场之外。据志司参谋杨迪披露,“1952年4月15日,是金日成40岁生日,朝鲜方面要举行祝寿庆典,三次请彭德怀同志去参加祝寿活动,每次都是派党政军最高级领导来邀请,彭总就是坚决不去,记得当时彭总说话的大意是:现在前方的指战员正在浴血奋战中,朝鲜国土被敌人轰炸成一片废墟,人民正处在最艰难困苦,无以为生中,怎么40岁生日就搞祝寿庆典呢?友方领导同志由此而对彭总又一次积怨。”不论彭拒绝出席金日成的生日庆典的理由是否如其所言,其结果只可能是加深彼此间的不满。

   据著名历史学家,华东师大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沈志华教授披露,“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出事'后,金日成曾致电外交部,'表明他非常赞同对彭的处理,并要求亲见毛泽东,有很多事要对其说。'”此中亦不难看出,二人积怨之深。(文/梁石川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667430.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