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10:24 AM

左派式微,拉美右转?
左派式微,拉美右转?

拉美的政治和经济图谱犹如一只钟摆,在过去的数十年里左右摆动,现在这只钟摆停在了左边,大部分拉美国家由左派政党执政。但情况似乎在发生变化。主要经济支柱和财政收入来源--原材料出口持续下滑,逼迫大选后的巴西政权改变传统的“大众主义”经济政策,左派旗手马杜罗正在艰难维持委内瑞拉经济;处于拉美左派灯塔地位的古巴政权与其一直抨击的“山姆大叔”握手言欢,带动左翼的哥伦比亚游击武装与政府停火,左派拉美似乎正在发生改变。

 左派灯塔古巴对美缓和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对峙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美国和古巴握手言欢,意味着左翼占主流的拉美政坛可能将发生一系列微妙变化。

从冷战到进入21世纪,菲德尔·卡斯特罗及其兄弟领导下的古巴政权长期以来是试图将拉美打造为“后院”的美国的心腹之疾。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曾试图以这里为根据地,安装瞄准华盛顿的导弹,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则与卡斯特罗在改变国际战略格局上有不少共同语言,数月之前他还刚刚访问过哈瓦那。

在美、古领导人17日震惊世人的讲话之后,有西方媒体评论道,半个多世纪以来,华盛顿对哈瓦那的打压一直在毒害美国与拉美地区的关系。这种打压导致就连美国的盟友都站在了古巴那一边,理由是“华盛顿或许是我的朋友,但他们是我的手足”。然而美、古关系回暖,可能迫使拉美各国关系发生深刻变化。

美、古缓和还通过另一渠道对拉美地区产生影响。一代又一代拉美左翼政治家都奉卡斯特罗为政治导师,以古巴足以傲于欧美发达国家的医疗体系为构建政治经济体系的模板。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已故委内瑞拉领导人查韦斯。

然而在卡斯特罗兄弟决定实施“更新社会主义”政策之后,古巴展开了大胆的政治和经济改革,对美关系缓和成为改革成功的必要条件。以这种方式,古巴向它的左派“学生”展示出了另一种可能。

于是就在美国和古巴宣布缓和的同一天,哥伦比亚反政府游击队宣布单方面无限期停火。政府和游击队的谈判在2012年底以来一直由古巴斡旋,谈判地点也位于哈瓦那。

 油价低迷 委内瑞拉苦苦支撑

古巴与美国关系缓和带来的涟漪效应尚需时间考量,但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低迷已经开始展现出它对当政的拉美左派政府的杀伤力了。

根据联合国拉美经委会报告,截至2014年底,拉美及加勒比地区对外出口贸易将呈现连续三年的停滞状态,其年均出口量增速将仅为0.8%。2011-2013年,出口增速从高位跌至低谷,分别为23.5%、1.6%和0.2%。

分别对油价和铁矿石价格非常敏感的委内瑞拉和巴西是其中的代表。

委内瑞拉领导人马杜罗开始接盘政权以来,国内政治动荡也开始加剧,经济危局开始隐隐出现,但最大的打击来自石油市场的低迷不振。

今夏以来,布伦特原油价格已经从约110美元/桶急剧降到约60美元/桶。

传统上,委内瑞拉形成了一条以石油换外汇和财政收入,政府以外汇换进口食品并给予民众大量补贴,从而维持着较高支持率。油价低迷使这一链条趋于瘫痪。同时,因外汇短缺而造成的进口食品短缺进一步推高物价,目前的通胀率已经高达50%。

评级机构惠誉18日将委内瑞拉的信用评级一次降低两级从B至CCC,并称原油价格的下跌已经严重侵蚀了该国的信誉。

 大选后巴西调整政策方向

拉美第一大国巴西的执政者罗塞夫也备受大宗商品市场低迷的困扰。

今年前三季度,巴西出口1736.3亿美元,同比下降2.3%。巴西中央银行数据显示,截至11月的过去一年里,巴西经常项目赤字达887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4%,创13年来新高。

虽然经济境况相对来说比马杜罗更好,但罗塞夫身上的担子却一点也不轻松。在过去十数年里,一批中产阶层在巴西兴起,要求左派执政者调整其以关注穷人生活为特征的大众主义政策,这一呼声在今年的巴西大选显示出来。

在成功连任总统后,罗塞夫开始转变政策方向,更加关注预算平衡和通胀。在新一届政府中,罗塞夫接纳自由派经济学家莱维为财政部长,以坚持独立性闻名的央行行长东比尼留任该职。

莱维表示,当务之急就是要平衡财政赤字和降低通胀,由国库向国有银行拨款的做法必须终止。半月前,巴西央行大幅收紧货币政策,将基准利率从11.25%上调至11.75%,以遏制通胀。

然而不可忽视的是,古巴对美缓和、委内瑞拉政权支持率降低、巴西政府政策调整的同时,左派在拉美的优势地位并未发生根本改变。过去一年拉美的八次大选中,左翼执政党赢得了六次。

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文 李烝/制图

相关新闻

 拉美出口哀鸿遍野墨西哥一枝独秀

拉美正面临着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出口下滑。据美洲开发银行(IDB)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2014年拉美地区的出口额预计将下降1.4%,共计4900万美元。这同时标志着该地区外贸已连续三年表现低迷。即便这是拉美国家最不愿面对的一幕,但受制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以及全球性需求疲弱,它们还是难逃这一数据噩梦。

但是拉丁美洲并没有全军覆没。报告显示,尽管整体出口呈颓势,但是仍有部分国家出口额上涨,涨幅甚至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作为该地区的出口大国,墨西哥在2014年依旧保持着不俗的表现,其出口额达3978亿美元,相比2013年同比增长5%,远超拉丁美洲其他国家。

当拉美出口哀鸿遍野,墨西哥如何能够独获幸运女神青睐?毫无疑问,其出口的强劲涨势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美国出口份额增加了6%。众所周知,美国是墨西哥最大的出口国,占据了其80%的出口市场。而美国今年以来复苏态势尽显,不仅结束了QE(量化宽松政策),并且其10月失业率已下降至5.8%。当美国逐渐走出经济危机的阴影,墨西哥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同时,墨西哥国内制造业的发展,特别是汽车产业的推动,使其非石油出口增长了7%,弥补了石油出口的下滑。一直以来,石油出口占据了墨西哥出口总额约10%的比重,但由于今年国际油价一跌再跌,墨西哥的石油出口同比下降了10%。

此外,报告还显示,墨西哥对欧盟出口增长了4%,但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出口都有所下降,其中包括对拉美市场的出口下降了8%,主要是对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的出口量减少。

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杨溪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