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孟文 | 2010年05月26日 星期三 21:27 PM

周二,台湾富士康科技集团一名19岁男工坠楼身亡。自今年年初至今,该公司已发生11起员工坠楼事件,其工作环境和管理方式受到广泛质疑合严厉批评。

25日凌晨,一名大约二十岁的男员工从富士康位于深圳市宝安区华南培训中心员工宿舍四楼坠下,已经确认死亡,死因不详。这是今年以来该集团第11宗员工坠楼事件,其中9人死亡,2人自杀未遂,但造成重伤。

虽然警方调查尚未透露这名19岁男工的死因,人们怀疑一连串跳楼自杀事件是由富士康集团紧张的工作环境造成的。

上周五,一名21岁的富士康员工自杀身亡。警方调查显示,这名员工在被女友抛弃和沉重的债务重担下患有抑郁症和孤独症。

深圳市政府已成立了专案组调查自杀事件是否是"维特效应",即在轰动性自杀事件报道后人们有自杀模仿的现象。

但几个人权组织表示,富士康科技公司雇佣的约90万名员工中近半数在深圳工作,而该公司并不重视外来工的福利条件,并强迫他们在紧张和危险的环境中为了微薄的工资卖命。

总部位于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组织(China Labor Watch)声称,富士康采用"军事化管理和苛刻的工作条件",要求工人每天在高度重复的流水线作业上连续做工长达12小时,中间没有任何休息时间,有时候公司甚至强迫工人周末加班。这些工人大部分刚刚20出头、几乎没有任何的社会支持。

中国劳工观察组织表示,工人们常常向该组织抱怨他们"非常的疲惫、压力巨大"。

中国劳工观察的行董事李强表示,富士康为了提高效率"践踏"了工人的个人价值。

香港民间团体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tudents and Scholars against Corporate Misbehavior/SACOM)表示,臭名昭著的富士康公司"为追求最大产出而实行严厉的军事化工作管理"。

"据我们对深圳富士康工厂的调查显示,大部分工人对流水线生产感到压力很大。"SACOM周二晚在一份声明中说。 "工作期间工人不得相互交谈。即使在同一条流水线工作,工人们也没有机会去了解他们的同事。"

一名在富士康卧底工作近一个月的记者表示,他完全赞同SACOM的说法。

中国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周报《南方周末》的编辑刘志义乔装打扮成一位工人潜伏进工厂,试图弄明白自杀的真相。

刘志义表示,富士康的工人除了吃饭、睡觉很少停止工作,而且他们在精疲力尽之余必须"自愿加班"才能保证每个月900元的工资。他说,工人有时候需要站着工作8个小时,但是他们别无选择。"不加班工作的话,你根本赚不了钱。但是如果加班工作的话,你整个身体都会疼痛无比。"

深圳的劳工问题专家刘开明表示,有些不人道的工作条件的报道可能被夸大了,但他承认,"在一些孤立的企业,你永远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刘开明表示,如果说"血汗工厂",富士康相比其他的中国工厂,在劳工保护方面并不算差。但是,富士康工作时间长、日常工作技术含量低、机械性重复工作强度大,加上军事化和科层制的管理风格,容易把人异化为机器,员工内心生理、情感与外部的管理、工作冲突难以化解。

据业内人士分析,富士康一连串的自杀事件可能会使其与高知名度客户的关系变得紧张,因为顾客不会去购买和出了人命的公司有关系的产品。

目前,富士康为许多知名电脑和手机公司制造产品和配件,其中包括苹果公司、戴尔公司、索尼公司、惠普公司和诺基亚公司。

北京研究公司易观国际(Analysys International)的首席执行长于扬(Edward Yu) 表示,富士康可能会遇到严重的"公共关系问题",如果该公司不能妥善处理此事,它可能会"考验富士康与苹果和索尼等知名品牌的长期关系。"

里昂证券(CLSA)分析师赖惠娟(Jenny Lai)也认为:"这的确是富士康的公关危机。现在的关键是富士康需要站出来并向其客户保证他们已经制定了一套制度,确保个案降至最低。"

苹果、戴尔和惠普公司的发言人说,他们对近期富士康频发"悲剧事件"感到震惊,并正对此案展开调查。

苹果和惠普等公司对其供应商一般设有工作条件的标准,而一旦违约,他们将终止双方的合同。

然而,一些分析师认为,虽然富士康的客户们忧心如焚,却只能选择保持持续合作关系。

市场调研厂商太平洋浪峰证券公司(Pacific Crest Securities)高级分析师安迪·哈格里夫斯(Andy Hargreaves)表示:"他们肯定高兴不起来。他们一直以对道德心的前瞻思考为傲,自杀事件则破坏了它们的声誉。"

但哈格里夫斯认为,苹果、戴尔、惠普或索尼等公司已经别无选择,因为极少有制造公司可以像富士康以满足其需求的速度制造电子产品或电脑部件。

哈格里夫斯举例说,苹果公司在上一季度售出875万部iPhoneiPhone,"如果想制造大量手机并在价格方面保持优势,你根本没有很多选择。"

与此同时,台湾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周一首次回应此事表示,相信鸿海精密不是一座"只追求金钱、不关心人命"的血汗工厂。他表示管理一支90万人的生产队伍十分困难,每天都要处理许多事情,但其公司有信心能够尽快稳定目前的形势。

郭台铭说:"我向所有的受害者及其家属表诚挚的歉意。我们将竭尽所能的照顾员工。我们有信心做到这一点。"

富士康高管认为自杀"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不是一个管理问题。"该公司已经开始采取多项措施防止员工自杀,包括在部分生产线播放背景音乐以帮助员工放松情绪,在部分宿舍楼顶安装及加高防护栏。

公司已经设立自杀热线,聘请心理专家和顾问与员工交流,并招聘了心理咨询专家、舞蹈编导、乐手、健身教练等成立了富士康员工关爱中心,负责维护员工心理健康。该公司还邀请僧人在工厂做法事。

在此之前,中国劳工观察要求鸿海"必须就其流水线作业展开深入分析,而不是推出更多表面、短期的修补方案。"

本文章版权归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所有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