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徐潇 | 2010年05月27日 星期四 09:00 AM

5月26日下午消息,鸿海董事长郭台为富士康出现的一系列意外事件鞠躬道歉,但他同时为富士康的管理做出辩护,并强调富士康会做好其所能做的所有工作,但一些职能非企业所能承担。

富士康今天在其深圳龙华厂区展开公关行动。郭台铭在陪同媒体参观其厂区和生产车间,并展示富士康在员工心理咨询与关怀上的努力后,又邀请媒体参加了富士康举办的"第三届海峡两岸心理暨社会学专家团调研座谈会"。

以下为郭台铭讲话全文:

郭台铭:首先,我要感谢来参加、来教导我们怎么样防止,怎么样来预防自杀,甚至于制止现在我们所发生的这些自杀的事件的专家、学者们,我代表集团、代表我们公司的全体高层,向各位专家,尤其站在专业研讨角度给我们的指教也包括建议,甚至于批评,我们都百分之百的接受,我们都百分之百的愿意来改善。就跟彭主任讲的,2月份我们也在做,彭主任我们星期六刚刚在这个地方碰面讲怎么防止,我们星期六在这里开了六七个小时的会议来做防止。所以今天非常感谢各位专家,我们打开所有公司的资料,打开所有公司的员工的讯息,我想教授你也是一样的,我们打开所有的资料让你们来研究、来判断。

第二、感谢这么多的媒体朋友关注我们的问题,今天来参加这个座谈会,对于诸位媒体来我们富士康厂区参观,等一下也有几个问题我们要回答各位媒体,也是非常感谢你们关注。

第三、是我今天的主题。首先我自己要以非常诚挚而且非常慎重的态度,向所有的社会大众、所有的员工以及他的家属,致以我最高的歉意!(现场响起掌声)因为我们没有办法防止这件事情陆续的发生、一再的发生。

我这两个月来,最怕的是晚上11点钟接电话,早上凌晨接到电话。我一个月来最怕的就是,我们很多同仁的压力、很多高阶主管的压力也非常沉重,我也跟心理医生讲,这些高阶主管可能也要接受一下心理治疗,可能包括我在内。

我们真是感觉到,怎么能让父母亲把小孩交到我们手里,我们能够给他们工作,给他们一个好的生活条件,给他们一个良好的身心、良好的教育、良好的生活环境。我们在公司的经营中一直秉持着爱心、信心、决心,我们把爱心摆在第一顺位。

我们听了几位教授几次的研讨都谈到,爱心是化解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人与人之间没有办法相亲相爱,大家之间的冷漠造成的这些心理因素,这些我们没有做的很好,我们也没有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有效的防止,我们过去的几个月来。

可是在过去一年多以前我们已经感觉到公司员工、基层员工的心理,我们公司文化的建设是我们需要做的工作,所以我们在心理的辅导、在员工的文化,各位看到了我们的员工文化中心,我们训练了一些关爱师,我们一年前就开始训练。我们一年前也请了很多社会上残疾但是都是生命力很旺盛的人,张氏兄弟来演讲,我自己也参与每一场的演讲。我们是希望让每一个员工,都能够在这里工作的很愉快、生活的很愉快,这是我们一直标榜的目标,我们今天不会改变,未来也不会改变,可是我们要改的是说,未来我们还要加强。

所以在这里我还是要再三的对没有办法--我们礼拜六在这里开会开到好像是晚上8点,昨天早上一大早起床就接到电话,整个时间差不到60个小时。我们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做了非常多的目标的工作,我把我的会议记录摊开来。

5月22日那天,我们找到70位精神自杀的防治医生,我们训练100位志工。刚才有媒体问我2000位,这是渲染的结果。我们训练这些人,训练这样一个有资格的人,一个关爱中心的志工最少要6个月,可能要一年,所以我们一年前就在做这个工作。

现在我们有多少位?(身旁人员回答:现在有100位,71位考试通过了。)

我们经过考试,100位有70位考试通过,各位可以看到我们在轮番做这个工作,所以这个我们还在继续做。

另外我们自杀防治的机制,就是说我们怎么样公司里面有一个通报系统,我刚才也跟各位报告,我们已经有一个相亲相爱的小组,已经编制完成。(身旁人员回答:编制完成,50个人一个小组。)

这50个人是在他的工作团体以内,就是刚才教授讲的,这就是上个礼拜的结论。我们礼拜一才开始做,可是不幸的礼拜二上午就发生了第11起事件

我非常惋惜这位同仁,也非常痛惜,我们尽全力、尽努力想要做好这件事情,但是看来厄运好像是在考验我们的经营能力,所以我们需要有时间。

刚刚教授也讲了,我们有信心,我们有坚强的意念,我们有非常强烈的决心。

我们富士康在全世界有90万员工,在全中国有82万员工,在深圳地区有45万员工,光龙华一个产区就有20万的员工。我们一定要有坚强的信念,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员工他们的生活、工作得到一个照顾,这是我们坚强的信念。

但是现在做这些事情,我想我们是一个企业,我们不是一个社会,我们有企业的功能,我们没有社会的机制或者是政府的功能。所以我们怎么样来要求这些专家学者进来?从不同角度,从工会的角度,从各种人道关怀的角度,我们邀请台湾很多的医生来,就是怎么样赶快培养这些医生,站在关怀生命的角度能够来帮助每一个有困难的员工,这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几件事情。

同时,我们现在除了把员工50个人编组以外,我们现在50个人里面正在研究中,因为我们从心理学里面学到他有两个星期的潜伏期。所以我们在训练这 50个人的相亲相爱小组里面的Leader,每一个人或者每两个人以及领袖,我们正在做全面的训练。训练大概要多久的时间?

(身旁人员回答:我们预计是两个礼拜800个人,这是初步的,后续的还要继续。)

我们两个礼拜要训练800位。我们50人的小组编了多少组?

(身旁人员回答:还在统计中。)

就是以45万人来讲的话是多少组?

(身旁人员回答:大小不一样。)

有的大,有的小,最大不能大于50个人,现在大概有3000多组,我们现在要训练800个人,我们要有时间来训练,这些组长与组长之间能够彼此再关爱。

我们到深圳来,我十几年来前到这儿是一片荒芜,我们带领一批同仁开荒起来,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25万人的制造、生活的综合性的小型城市。这里面当然人为的建设我们还在加强,但是人文建设和文化建设我们还需要时间,但是现在怎么样来救急?怎么样让我们的员工能够彼此相亲相爱?就是发生任何的危险、任何的讯号我们能够立即通报,我们现在正在建立这个机制。

就如同参观员工文化中心一样,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些隐形的、显形的,他不愿意来通报怎么办?我们只有通过这50个人的小组来通报,我们立即的来做处理。可是来通报的这些领导,每个小组的组长也要进行训练,所以我们也希望可以跟时间赛跑,能够训练出一批阻止甚至能提早发现这个员工有感情或者他个人因素或者是他家庭因素,不管什么样的因素我们都要关怀。

比如说照理论来讲我不应该公开个别的案例,这样对死者是不敬的。但是我刚刚曾经提过,有一位是因为与女士的感情因素,我们赶快把他妈妈请过来,让他能够休息,让他妈妈照顾他。结果没有几天,他在他妈妈的眼前也选择了这条路。

刚刚有位记者朋友说,你们应该给员工更多的自由。我想自由跟关怀、照顾,我们有的我们能够做到,我们有的我们有困难。我们有好几个案例,都是父母亲都已经介入,最后都没有办法挽回。所以这个无限的责任,让我也感到非常的忧心。

今天我也是鼓起我的头皮,我昨天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我不知道要怎么样面对大家,面对大家要问我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下一个例子?从逻辑上,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我告诉各位我没有把握。

我想所有的专家、学者在这里,你们今天把我从楼上丢下来也好、怎么逼我也好,我没有把握。但是从一个企业责任的角度,我必须要有这个责任,哪怕这个责任是一个无限的责任,因为我已经要照顾到他的家庭里面去,我要考虑到他的家庭有什么困难,我要考虑到他个人的生活。因为刚刚有讲说现在年轻一代你不了解,我发现这里面有几个案例都是男女之间的感情因素。

感情的因素今天的第三者,甚至连父母亲都非常难以出来干预,那我们是不是要干预?等一下有机会我也要跟学者请教,我们如果不干预我怎么保证这个事情不会继续的发生?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有这么多离乡背井来的几十万男性、几十万女性工作在一起,自然会有感情的因素,男女交往。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大家出来创业、生活甚至婚姻的媒介平台,照理论来讲我们应该感到高兴。

本来这一栋大楼当初有员工跟我建议盖成一个结婚的礼堂,因为我们每个月有几百对员工结婚。一开始公司很小的时候,几乎每一对结婚我都送礼,很多老员工都得到过我的礼物,或者我也参加。

现在有45万人的员工,我没办法参加每一个人的婚礼,后来我们也是因为场地的关系,有员工建议新娘穿婚纱,因为员工在里面办酒席也比较便宜,用我们的厨房帮他们办,我们都有这样的建议。后来我们为了不影响外面的经济,我们的员工自由,别说结婚你公司都要包办,不就回到原来最早五十年代,社会主义初期的活动。但是我们员工感到,每一年都有几百对,几千对的员工结婚,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从感情的交往中有挫折、失败和各种各样原因。

我们在这里有几例是在感情上出现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如果把我们的责任无限延伸,甚至要干涉他们的交友,要解决他的婚姻,我今天也想告诉各位媒体,你们这样问题也不要问,我也绝对做不到。你的父母亲能管你的婚姻生活吗?如果你的父母亲都不能管你,作为一个企业,作为一个80万人的管理者,我如何参与和干预你的感情生活?这一点我们有可以努力做的到的地方,我们绝对不迟疑,绝对可以做到。但是有很多我们做不到的地方,我们今天不能够在这个地方打包票说我们一定能够做的多好,多圆满。

所以我今天站在这里,除了道歉我还是道歉,除了痛惜我还是痛惜。我今天来,很多的朋友说,你最好不要面对媒体,今天面对媒体是非常困难的。我想,我从昨天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我昨天四点钟起来我就想到一点,我拿这个薄子记一点资料,这都是半夜记的资料,这些字迹都是睡梦中想到就写出来的,我感觉我压力太大,今天要面对这么多的媒体。

面对这么多的媒体,除了道歉以外我能够说什么呢?我能够答应什么呢?我又能够满足各位什么呢?我一再的思考。但是我可以答应各位,我们一定尽全力做,这个事情在我的工作计划上已经是第一顺位,调集所有的同仁,尽全力做好。

我们现在在做一个"爱心之网",我们希望在一个月内,我们目标希望定在两个礼拜,我们富士康所有的员工你跳下楼我们就有网就把你拦住。虽然是一个笨方法,但是我们已经在做。

刚刚他们给了我一个资料,我们刚刚量出来要做个网需要多少万平方米,我们如果光做这个网,几个地方的宿舍我们要做的是有天网、有隐形防护网跟地网,这些所有的网加起来的话,光做这个网就要做150万平方米。我没有叫他们填任何的价钱,我跟他们讲不计较任何的代价也要做下去。我们也请了消防的专家,刚刚在做实验,我们没有时间看,多少公斤的弹跳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我们希望虽然是一个笨一点的办法,但是它已经是一个办法。我们已经做了几遍的实验,我们给心理学家看一看,也许他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但是对于我们量出来150万平方米的网,我们要尽快的施工,尽快的做。

另外,刚刚讲了50个人编组,我们相亲相爱网。另外,我们要训练70位专业的医师住到富士康,我们现在只有100位,还要训练1000位心理辅导师,到第一位能够主动的关怀。另外,我们还有对所有的同仁们,尤其新进的同仁们,我们要做一系列的心理心向测验,教授告诉我,我们进来的人员量很大,我们一定要接受一些简单的测验,他从家乡跑到这里来上班,因为我们这11个跳楼的例子里,有9个例子都是工作不满半年,6个例子是在半年之内。上个月有3个例子,这就表示说越刚初来乍到的环境,他们所承受的压力。我们对新进的人员现在也在做一些心理测试,希望在新进员工心理比较脆弱的时候我们给他一些心理辅导以及精神上的关怀。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们尽量的做,但是我们也是出自于无奈。

我今天面对媒体,一定有大家要问的问题,但是我今天只有一个呼吁,媒体朋友,我们希望不要再报道了,我真的恳求各位。

欸,什么是下一跳?今天只要这个报道一再有,我们叫维特效应,我今天没有办法保证。我们礼拜六在这里开会开到半夜,所有的工作做下去,防止一切行为,而且我希望每个晚上都平安。可是才过了48个小时,我们就不平安了。我昨天打电话打到很晚,我们现在请外面的人进来,有的同仁也很辛苦,我们付加班费,我们让他到每一个可以跳的地方,在网没有装好之前我们去看,我们看到有同仁我们就劝离,然后把所有门锁上,所有可能做的事情我们都在做。当然,还有一些软件的措施,我们对员工的关怀和照顾。

但是今天各位看到,我们有449989位员工,他们还在继续工作,还在继续生活。刚刚你们看到有几个同仁看到我,主动叫我过来签名,主要希望过来跟我合照。我想这些东西我们也不要忘记,我们肩膀上还背负着449000名员工,他们的心理是健康的,他们的生活我不能讲百分之百愉快,中国人讲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我不能讲每一天都是愉快的,但是最起码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笑容。

我有一次接待了一位日本的客户,他们说你们公司成长会很快,我说为什么?他说我看到你们街上走的员工很多脸上都有笑容,所以我们今天希望媒体能够帮助我们,协助我们,能够在报道的时候多报道一些光明面,积极面,而不是明天的报道说,郭台铭讲的他不保证下一个,报道如果这样的登,我想有一个维特的效应。

我们希望今天媒体们,我在这里深深的给你们三鞠躬,恳求你们,(现场再次掌声)我们一起来,我们富士康有这么多管理上的缺失需要改善,我们一定会继续全力做好。我们在大陆有82万的员工,我们从台湾派来3700名,分布在全中国。82万除以3700是多少?我们不到千分之四,我们今天参加很多的中层干部,有一些副总,大家都工作了很多年,今天是他们被教授和心理专家挑选出来的,他们很多人都工作了很多年。今天你们都是沉默的大多数,你们不是说替公司讲话,你们有时候也要站出来,我们不需要你替公司讲话,你们把你们的实情讲出来,我为什么会在富士康五年,我为什么会留在富士康十年,我为什么会一步步从基层做起来,我们有一位是从基层员工做起来到今天还升做了副总。

我想,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们很希望媒体的朋友能够在报道上给我们一些协助,也给我们一些关怀,让我们大家一起把年轻人初入社会面临复杂的问题,又要面临工作,要面临环境调整和各种婚姻的问题能够做一个调试,时候的话我们有决心,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件事情止住,把它改善。我们有相信做,我们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们需要媒体的配合,今天我给各位的报告就在这里。

昨天签给同仁一封信,我签字了我百分之百承认,后来我们有一个人事单位给富士康同仁一封信,刚刚有一位记者拿给我,我刚刚看到第三条,若发生非公司责任而导致的意外伤亡,含自杀、自残者,同意公司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理,本人家属绝不向公司提出法律和法规以外的另外要求。这就讲到说,我们现在有人批评说好,也有人批评说不好,我们过去给的抚恤金太高了。经过大家开会讨论,他们认为应该是一个最基本的人道关怀,甚至于如果给高了,还有变相的鼓励。这个我同意他们做,把这个规定修订了。我们不鼓励这个行为,我今天站在我的立场上来讲,我认为自杀是一个懦弱的行为,我认为我不应该鼓励。我们爱护他,把他拉回来是我的责任。但是若变相的鼓励给他一定的金额,最后反而造成(对他自杀的鼓励),所以我们要改变。这个东西是我要求他们做。可是经过我们一些法律的同仁修改以后,够好像强迫员工签这个字,各位可以看到,我在上面打了一个叉,因为昨天要发出去,我打了一个叉。我今天对上面给员工一封信,我绝对同意,经过一些修改,用词用字不当,给员工压力的信我绝对不同意发出去,所以我今天在这里向各位郑重承诺,我再次跟各位道歉,也收回这封信,对员工有任何强迫行为。但是要告诉各位,我们会修改的是什么?抚恤金不会照过去一样,我们会修改到一个合适的范围。我由于重要的会议还要参加,我今天让我的特助等人帮我回答相关的问题,谢谢各位。

工作人员:我再宣布一个事情,今天下午18点在市民中心多功能厅,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

本文章版权归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所有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