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6年01月29日 星期五 20:55 PM

 

四年来,“模式费”从数百万涨到数亿元
四年来,“模式费”从数百万涨到数亿元

 

 

因制作《中国好声音》闻名的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昨日公开声讨研发《The Voice Of......》系列节目模式的荷兰Talpa公司两大“罪状”:违背国际惯例,索要数亿元一年的天价模式费;单方面撕毁合同,在合同有效期内将模式转授给唐德影视。

2012年,灿星制作与浙江卫视从荷兰Talpa公司引进《The Voice Of......》节目模式,并制作成《中国好声音》,至今已播出四季。据灿星方面的说法,其手中持有《The Voice Of......》节目模式直至2018年之前的“独家续约权”。但在今年1月20日,浙江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发出公告,称其与Talpa公司签署了合作意向书,Talpa公司向唐德影视授予《......好声音》的相关权利并向后者提供相关服务。1月21日,灿星制作向唐德影视发出律师函,要求停止“侵权”行为。1月27日,Talpa公司发出禁制令,禁止灿星制作继续制作及播放《中国好声音》第五季节目。1月28日,灿星制作通过多个新媒体渠道斥责Talpa的违约行为。直至昨日截稿时止,唐德影视和Talpa均未对灿星的公开表态作出公开回应。但当天,全国不少媒体记者都收到了唐德影视将于今日于北京召开“与Talpa公司签约《好声音》”之新闻发布会的邀请通知。显然,无论是Talpa公司还是唐德影视,均未因灿星制作的激烈态度而让步。

昨日下午,灿星再发消息称,其母公司星空传媒已启动针对Talpa的国际诉讼,拟将在荷兰、英国和美国同步起诉,状告Talpa单方面撕毁合约的行为。

突然出现的“第三者”

浙江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其主要业务是影视产品的投资、制作、发行和衍生业务,包括海外合拍和海外发行。从成立初,唐德影视便因跟多位圈内大咖“长期的深度战略合作”而在影视圈中闻名,在其公司官网主页的“签约明星”一栏中,便赫然有赵薇、范冰冰、王学圻、张丰毅等17位明星在列。

1月20日,唐德影视发表股票公告,宣布与Talpa 签订了《<......好声音> 模式交易及合资公司交易--意向书》。意向书中表明,双方将共同成立合资公司,Talpa向唐德影视授予《......好声音》(“The voice of......”)节目相关权利,并向后者提供相关服务,具体内容包括唐德影视将拥有《......好声音》的使用,包括发行、营销、广告及其他开发模式,以及授权他人使用或开发的权利。因此该公告一出,圈内便有说法称,从此唐德将成为Talpa在中国的“代理人”。但意向书并非正式合同,双方必须在2月8日当天或之前签署最终模式协议,才算真正达成合作。而唐德影视通知媒体在1月29日召开其与Talpa公司的签约发布会,正是在2月8日之前。记者昨日致电唐德影视相关人员,但对方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回短信。

飞涨的天价“模式费”

根据唐德影视所发的公告,其与Talpa的模式协议生效日期是从签约日开始的四年内,如此次签约顺利,双方在《......好声音》的合作将持续至2020年。但根据灿星制作的说法,他们手中却已握有该节目模式2018年之前的独家续约权。至此,两虎相争的尴尬局面已经形成。

已经制作过四期《中国好声音》的灿星制作昨日在其发表的声明中指出:《中国好声音》的中文品牌属灿星制作与浙江卫视共同拥有,Talpa公司无权授权任何一方制作名为《中国好声音》的节目。除了斥责对方单方面毁约,将节目模式转授他人外,灿星制作还在声明中着重指出其与Talpa公司在“模式费”上产生的矛盾。据业内普遍猜测,这才是双方合作4年后突然“撕破脸”的关键所在。灿星方面指出,按照国际惯例,一档节目的“模式费”应占节目整体制作费的5%左右,因此在2012年,即灿星引进《The Voice Of......》的当年,他们向Talpa支付了“模式费”200多万元。但灿星透露,在第二年的续约谈判中,Talpa公司即以“国内有其它卫视及制作公司愿意出1亿元采购《The Voice Of......》节目模式”为由,试图将“模式费”涨至每年1亿元,最后灿星则在艰难谈判中将价格谈至6000万元。

灿星还称:Talpa在2014年和2015年均鼓动其它制作单位抢购《The Voice Of......》,但未获得成功,因此“模式费”未曾涨价,灿星制作也由此获得2018年之前《The Voice Of......》节目模式的独家续约权;但在今年初,Talp公司却突然单方面拒绝与灿星制作进行续约谈判,并迅速与唐德影视签订了意向书。据灿星说,他们如今得到的消息是:如要重新开启续约谈判,灿星被要求必须先承诺每年向Talpa支付高达数亿元人民币的“模式费”。

或出现原创“好声音”

灿星方面昨日还表示,“模式费”的盲目上涨并非他们一家公司遇到,而是国内不少现象级节目在成功之后都会遇到的普遍问题。这导致很多节目的“模式费”初始只有100万元至200万元,但续约时却普遍超出了2000万元。灿星认为,这些节目的成功关键不仅在于原有模式,还在于本土化改造、制作水平、播出平台的热度以及综合宣传营销等多方面。他们以《中国好声音》举例,四年来Talpa公司除了第一季曾派一人来现场工作了两天之外,其余均未介入,但如此便在四年中坐收了2亿元。

1月27日,Talpa公司向灿星制作的母公司星空华文传媒发出禁制令,声称双方合约在1月8日即已终止,并未续约,因此禁止对方制作与播出《中国好声音》第五季。显然,这跟灿星制作声称的其拥有直至2018年的“独家优先续约权“说法相悖。而预定在今天召开的“唐德影视拓展综艺领域新闻发布会以及与荷兰Talpa传媒有限公司签约《好声音》”发布会,则进一步撕裂了Talpa公司与灿星制作的关系。

那么,究竟还会不会有第五季《中国好声音》?灿星制作昨日表态:首先,他们愿意在遵守“国际惯例”的前提下,与Talpa公司重启续约谈判;但如果对方坚持违背国际惯例,坚持单反面撕毁合约,那么灿星便会力争制作出“自主研发、原创模式的全新的《中国好声音》”。《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昨日在面对全国部分媒体的微信群采访中透露,不但《中国好声音》中文商标属于灿星制作和浙江卫视共同所有,其原来的大部分节目元素包括转椅都可以在未来的原创版《中国好声音》中使用,“全世界转椅子的节目很多,并非Talpa的原创模式”。但是,节目的英文名、舞台设计、赛制以及片头音乐都必须改变。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