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6年02月23日 星期二 12:33 PM

 

性爱机器人离我们越来越近?现实远比想象复杂
性爱机器人离我们越来越近?现实远比想象复杂

 

 

电影《机械姬》探索了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能够达到何种关系

科学家需要开发出能够合作,并能向人类伙伴学习的人工智能--这并不容易办到。

科学家需要开发出能够合作,并能向人类伙伴学习的人工智能--这并不容易办到。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23日消息,用于性爱关系的机器人似乎已经离我们不远了,但正如罗斯·埃弗莱斯(Rose Eveleth)所说,现实情况远比想象的复杂。

在近期的两部电影《她》(Her)和《机械姬》(Ex Machina)中,摄制者探索了一个引人入胜的概念:人类是否会与人工智能或机器人陷入爱河,并想要与之发生性关系。当然,这并不是人类第一次迷恋上人工的虚拟人体,你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神话中的皮格梅隆--热恋自己所雕少女像的塞浦路斯国王。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日新月异,有些人宣称,为爱情和性爱设计的机器人已经逐渐接近现实。例如,大卫·利维(David Levy)在其所著的《与机器人的爱与性》(Love and Sex with Robots)一书中,预测到2050年时人类与机器人结婚将正常化。

不过,尽管看起来我们正处在一场新的性革命前沿,事实的真相却更加复杂。设计和打造一个性爱机器人其实比大多数人想象的都要困难,要使这些机器人看起来令人愉悦,不显得古怪,就已经是相当大的挑战。另一方面,要想克服摆在性产业面前的障碍争取到资助,困难也是难以想象的。现在如果有公司想推出普通人消费得起,而且令人信服的性爱机器人,只能说明这家公司同时忽视了技术研究和管理法规两方面的现实。

由于众多技术难题的存在,目前还没有能够站立的性爱机器人。

由于众多技术难题的存在,目前还没有能够站立的性爱机器人。

在探索问题的答案之前,让我们先搞清楚性爱机器人到底是什么。在技术上,性爱机器人可以是任何你可以与之发生性关系的机器。有些设备已经作为某种形式的性玩具存在,它们连接着能激发真实感官的智能应用,例如可进行编程并遥控的振动棒。在纽约大学从事恋爱关系、性和性玩具研究的谢利·罗恩(Shelly Ronen)说:“现在已经有许多东西能够在解剖学上很类似人体,并且能产生比色情片更加直接的幻想体验,比起人类的性伙伴的还更加容易控制。”

有些这样的玩具已经获得了成功,有些则在市场上一败涂地。2009年,一款名为RealTouch的设备推出市场,它能将男性与色情视频连接起来,实时模拟屏幕上演员感受到的知觉。据技术新闻网站Gizmag的报道,这种体验相当真实。但是,尽管有不错的真实性,RealTouch却从未打开市场。在一场专利侵权官司之后,该产品于2013年停止了销售。

然而,大部分这种设备其实是性玩偶,而不是机器人。当人们谈到性爱机器人时,他们指的是具有人类外形的机器人,并且具有进行性活动的能力。这就意味着,这些机器人需要具备某种人工智能,使它们能够“思考”,而不只是简单对感觉做出反应。

目前,最接近完全人形的机器人是位于美国加州的厄比斯创意公司(Abyss Creations)推出的一款性爱玩偶。该公司制造并销售一款名为“Real Doll”的玩偶,能逼真地模拟人类角色,具有各种各样精细的人体特征(比如皮肤上的雀斑)和“个性”供你定制。

“Real Doll”拥有许多痴迷的粉丝,其中许多人因为这种非同寻常的玩偶而彼此建立了联系。甚至还出现了一个被称为“玩偶医生”的小群体,专门前往不同地方维修损坏的“Real Doll”。这种玩偶非常昂贵,每一个的售价在5000美元到10000美元之间,具体价格取决于你预定的定制特征。但是,玩偶就只是玩偶,它们不是具有吸引力的性伴侣,也不是性爱机器人。至少现在还不是。

有些人担忧性爱机器人会伤害已经边缘化的性工作者

有些人担忧性爱机器人会伤害已经边缘化的性工作者

一个真正的性爱机器人应该能追踪使用者的眼睛活动,观察使用者正在看什么,同时对使用者的面部表情做出回应,并预测甚至启动使用者喜欢的动作。它要会学习最令使用者感到愉悦的体位和力度,在性爱过程中能提问并回答问题,而且还要表现出性伴侣应有的某种情感活动。

性爱机器人--不是玩偶也不是设备--的前景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从事有关性、法律和技术等方面报道的记者AV Flox说:“性爱机器人要求多个学科综合起来,从复制出非统一的皮肤纹理,到能够进行自主语言理解的人工智能。”制造一个真正令人满意的性爱机器人要求大量的工程技术,从皮肤开始,再到各个关节,以及电池寿命和内部处理器等。

首先,它们必须是某种能站立起来的机器人。目前的性爱玩偶和其他人形机器人都非常重(Real Doll可以重达47公斤),其结构无法承受自身的重量。性爱机器人不仅要能站立,还应该能依赖自己的肢体进行移动。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机器人专家还在努力研究如何复制出流畅的人类运动。

性爱机器人还需要具有真实感的皮肤。任何触摸过硅树脂产品的人都知道那没有皮肤的感觉,而且硅树脂需要花很多功夫保持清洁。复制品不仅要有人体皮肤的不平整性,而且还要有相应的触感、弹性和颜色,这都是非常难以做到的。2015年10月,新加坡研究人员宣布,他们开发出了能够感觉到压力的人造皮肤。但是,这种皮肤还是无法感受温度,不能伸展,而且也没有类似人体皮肤的触感。

在性爱机器人内部,科学家需要开发出能够与人类伙伴互动,并向人类伙伴学习的人工智能。近年来,人工智能出现了跨越式发展,但还是无法模拟出与性爱和恋爱有关的许多情感体验。计算机或许能够在棋盘上击败人类,但性爱更像是一种舞蹈;每个参与者需要对伙伴的动作做出快速的预测和回应。目前,人工智能和自主语言学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此外,设计者还必须越过几乎不可能逾越的障碍,创造出不会令人毛骨悚然的机器人。即使是目前最先进的人形机器人也无法做到这点。未来学家兼科幻小说作家玛德琳·阿什比(Madeline Ashby)说,她认为初期的性爱机器人在外形上不会与人类完全相同,“我认为我们更可能首先看到一种漫画式的外观,我觉得这就是跨越障碍的方法,即创造出更加类似卡通或动漫,或者游戏人物的面部、身体和外形。”

性爱机器人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吗?

性爱机器人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吗?

以上这些都是非常有趣,却又难度极大的技术问题。有许多人在各自针对这些问题进行研究,但如果要使性爱机器人成为现实,就需要一个很大的团队,由工程师、机器人专家、性爱玩偶设计师、计算机科学家和更多专业人士组成的团队,才能制造出令人信服的产品。“它们不会简单到一个天才就能将其组装起来,”Flox说道。

性爱机器人的研究不仅要面临科学和技术的挑战,在真正应用时还会涉及更多的问题,比如资金、法律和文化舆论。

对创业者来说,支持和反对这些机器人的争论是复杂的。例如,一些人担心性爱机器人可能会伤害已经边缘化的性工作者,而另一些人觉得,性爱机器人的到来会使性工作者更加安全。反对性爱机器人的人所持的大部分观点,都基于性工作本身就是不好的,这种观点已经被性工作者以及大赦国际等非政府组织反复批评。

钱的问题也很重要。对于从事性产业的公司,寻找投资是十分困难的任务。在美国,有各种各样正式和非正式的规则存在,使得从事成人产业的公司生存愈加艰难。银行不会给这些公司小额商业贷款,信用卡公司会减少交易,支付处理服务公司会收取额外的费用。类似苹果应用商店和Google Play这样的技术平台不会批准有关成人的内容。搜索引擎不会显示成人内容,除非你特意寻找,即使如此一些内容也是经过过滤的。

投资者对于将资金投入成人产品的前景并不看到,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假正经,“而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产品进入市场后的利润相当有限,”Flox说道。

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美国。第二届“与机器人的爱与性”(Love and Sex with Robots)国际学术年会原本定于2015年11月在马来西亚举行,但是在10月时,警察总长宣布会议非法,会议组织者只能临时取消。“由于我们所不能控制的因素,第二届'与机器人的爱与性'国际会议将延迟到2016年。此次会议将不会在马来西亚的任何地方举行。我们对任何因此感到冒犯的个人和机构表示深切的歉意,”会议网站上的消息如是说。

性爱机器人终将会出现在人类社会之中。它们会异常昂贵,而且生产商要对抗法规和社会舆论,同时寻找新的盈利形式。不过,如果以此认为我们即将迎来一场伟大的性爱机器人革命,那就太不现实了。

谢利·罗恩认为,那种我们会突然迎来性爱机器人的观点无视了技术发展的过程。“我认为,有时我们会想象技术进步会无中生有,突然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她说,“事实上,技术发展更多的是某种增量,更为缓慢。”

“到性爱机器人出现的时候,我们将会十分习惯通过电脑来与性伴侣做爱,届时将伴侣转换为类似人类的机器人就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了。”(任天)

 

来源:新浪科技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更多频道新闻
互联网巨头的太空之路

互联网巨头的太空之路

“太空极客”是这些年在国外流行着的俚语,大概指的是...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