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余丰慧 | 2016年04月15日 星期五 12:21 PM

靠短视频“吐槽”在微博汇聚800多万粉丝人气的网络红人“papi酱”近日获得了1200万元投资,投资方为罗辑思维、真格基金、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这再一次引爆社会对网络红人的极大关注和爆炒。这不,就连被认为整天“板着脸”的第一大官媒新华社也感叹到:会 “吐槽”、擅长搞笑也是生产力?新华社文章自问自答说:Yes!

3月21日,罗辑思维宣布与papi酱联合拍卖广告,广告主可以在短视频中露脸。这起投资被业内视为首例网红成功“变现”案例。

新阶段被称为“网红”这一现象,其实早在2004年的中国就诞生了。2004年,有网络拍客将芙蓉姐姐的照片上传到水木清华、北大未名和猫扑网站上,她个人照片上独特的POSE、自我表达中绝佳的自信,都与大众审美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引起网友的强势“围观”,成为网络红人。这是网红较早的表现形式。芙蓉姐姐也被众多网友称为网络红人鼻祖。后来的凤姐、犀利哥等网红相继出现。

不过,从经济角度观察,以凤姐、芙蓉姐姐、犀利哥为代表的那一代网红,却没有被挖掘出更多更深的商业价值。因此,那时也就没有概括出一种经济现象。

以“papi酱”等为代表的新一代网红与芙蓉姐姐那一代相比较有着较大区别。二者虽然都是以积聚庞大的粉丝追捧为基础的,但是上一代网红的粉丝是碎片化的、游击式的,而新一代网红有着积聚粉丝能量的微博、微信、淘宝、短视频直播等平台。新一代的粉丝能量、规模非常容易度量、非常公开透明,网红聚集的粉丝和用户众多且非常容易整合。如今网红可以分为自媒体网红、淘宝平台网红、主播网红等,papi酱属于自媒体网红;在淘宝开店的广告模特张大奕,微博粉丝数400多万,店铺的年销售额在千万以上;在直播平台上开设直播房间的主播,通过撒娇、唱歌等方式聚拢粉丝,粉丝为其“送礼”,主播与平台分成,一些热门主播年收入超过百万。这三类网红都具有极强的“吸金”能力。

商业价值挖掘完全有的放矢、便于变现和增值。也就决定了新一代网红在吸引粉丝的同时很容易被资本追逐,形成一个经济现象-网红经济。

网红经济是以搞笑、吐槽、幽默、编段子以及年轻漂亮、多才多艺为代表,以红人的品味和眼光为主导,进行选款和视觉推广,在社交媒体上聚集人气,依托庞大的粉丝群体进行定向营销,从而将粉丝转化为购买力、消费能力的一种新经济现象。都是以网络为平台、以社交媒体为传播载体的粉丝经济表现形式之一。

在无国界、无边界、无时无刻的网络舞台上,给各种能人、特长者展示自己的无限空间,把每一个人的比较优势都最大限度的挖掘出来。网红经济就是其中之一,其既是新经济的组成部分,也是新经济的魅力所在。

在去年年底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谈到:“一直以来,我们讨论过网络经济、粉丝经济,但是在整个2015年的变化当中,有一个新族群的产生,就是在淘宝平台上产生的崭新一族,我们称之为网红一族。这是整个新经济力量的体现。”

不过,网红经济也存在其胎里带来的先天性缺陷。网红经济目前停留在眼球经济阶段,为了吸引眼球、增加粉丝,一些网红不惜利用低俗、粗鲁、不雅的话语、行为来展现。网红成为一种新的经济现象,但过度无聊或因违背道德而'走红'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仍会受到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抵制,而鲜有经济效益。最起码,既是红极一时,也会很快被主流价值观踢出“名利场”。一定要相信粉丝的价值观判断与取向能力,一定不要背离主流价值观而为之。

同时,网红可以在极端自由的个人主义完全自由发挥阶段涌现出来。但被资本拿下后,受到投资人左右和约束,或者一旦与投资者发生冲突等,网红者的优势特长或受到影响,能否继续红下去着实难说。

再者,网红的持久性非常难。过去的事实证明,网红一般是“各领风骚三五年”,就个人而言,是否能够持久很难说。

当然,网红经济这个现象或许会持续下去,但其生命力确实有待继续观察。就单个网红而言,没有更深厚的底蕴极有可能只是过眼烟云。

本博同步的《慧眼财经》公共微信开通了,微信号:yfh60716;也可扫描二维码,或者直接从订阅号中s搜索“慧眼财经”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