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6年05月18日 星期三 11:36 AM

在科技的推动下,通货紧缩并不是坏事
在科技的推动下,通货紧缩并不是坏事

编者按:本文译者为 Trista Dong。 作者 Jeff Booth,企业家, YPO 成员 。 @BuildDirect 的联合创始人、总裁以及 CEO。

首先介绍一个概念:局部极大值是指在一个域内的某点上所取得的函数值,大于或等于领域内所有点的函数值。

人类总是误认为局部极大值准确反映了他们所生活的世界。Roger Bannister 实现了 4 分钟内跑完 1 英里的目标,这突破了人类心理上及生理上的极限。多年来,人们认为这是人类体能所达不到的。然而,当这一观念被打破,一英里跑四分钟对优秀运动员来说变成了完全可以实现的事情。以前不可能完成的事,现在已变为家常便饭。在科技的推动下,通货紧缩并不是坏事

在商界,我们也能看到关于局部极大值的其他谬论。那些能发觉这些谬论并将其利用起来的企业家们在之前被认为无法实现的领域内创造出了巨大价值。拿最近 Elon Musk 对电动汽车的研发为例,在他出现之前,“每个人” 都认为燃油效率和性能上所存在的上限是我们无法突破的。而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电动汽车,这类车每充一次电便能跑 270 英里,从 0 加速到时速 60 英里只需不到 3 秒的时间。

如果局部极大值在过去几百年里以类似的方式影响着我们对发展、借贷以及通货膨胀的看法,会怎样呢?如果那些用来推动财富增长、改善生活条件的制度是建立在具有误导性的局部极大值理念上呢?

传统上认为 GDP 增长和通货膨胀是财富增长的推动力

GDP 是衡量一个国家总体经济状况的重要指标。具体来说,就是指一个国家(国界范围内)在一定时期内生产的所有最终产品和劳务的货币价值GDP 最基本的计算公式是:

GDP = 私人消费 + 政府消费支出 + 投资 + 出口 - 进口

这一公式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联系的世界里。有的国家通过增加出口来推动经济发展,有的则是促进消费。拿中国和美国为例,这两个国家正好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谁也离不开谁。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就业机会和商机才能在不同的经济区涌现,从而推进财富的增长。

如果公式里的每一项都符合要求,那么政府可以利用借贷来促进经济增长。借贷能够促进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能给人们带来更多财富,当人们手中财富越多,他们的购买力也就越强,这样一来,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也就越大。该财富效应促进了经济繁荣,还帮助数十亿人摆脱了贫困。但是,正如企业为增加额外收益而进行的借贷一样,这个方法只在一定程度上有效。一旦债务金额过大,变成了负担,那么整个经济发展过程都将受到牵绊。

传统上来说,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是借贷管理的两大经济杠杆。两者的主要区别就在于:借方和贷方,谁赢谁输。

通货膨胀情况下,今天借的款,明天还的时候就不那么值钱了,这样一来就降低了贷款的金额。只要借贷能促进经济良好发展,就很容易明白为什么经济学家、政府以及企业团体都喜欢通过借贷来促进增长。

但是如果经济依旧得不到发展呢?中央银行可以改变规则,将贷款及存款利率下调至零,甚至执行负利率。这种做法就相当于把钱从储蓄者口袋里掏出来,用来援助消费者。政府所设的这一金字塔骗局将导致资金分配严重不合理,使得泡沫经济的到来不可避免。

 一旦货币贬值,利率下跌近零或负利率,那么人们的购买力也会下降。那些固定收入者或者收入赶不上经济转型的人将是最大受害者。

通货紧缩与通货膨胀正好相反。通货紧缩下,物价会下跌。

虽然大部分消费者都明白长期通货紧缩所存在的危害,但他们还是非常喜欢通货紧缩。事实上,经济学家非常担忧经济陷入螺旋式通货紧缩:通货紧缩最终会导致恶性循环--人们认为随着时间推移,产品就会越来越便宜,于是停止购买,等待产品降价,从而导致消费缩减,进一步抑制经济发展以及财富增长。

多年来,很多人,甚至包括那些对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了解更深的人,都认为我们现在已经有相关宏观调控机制来控制这两种互补的经济现象,从而推进经济发展。当通货膨胀威胁到我们的购买力,我们就会提高利率(在全国范围内减少借贷、就业以及生产)。当通货紧缩出现,则反其道而行之。

这种办法一直都行之有效。那为什么现在似乎不起作用了呢。是哪里出现了变化?

新的经济(以及科技)现实

在科技的推动下,通货紧缩并不是坏事

事实上,我们严重错估了自己的掌控力。我们致力于通过降低借贷利率等类似通货膨胀措施来刺激经济发展,如今却导致我们陷入债务超级周期,债务规模之大史无前例,随着经济增长放缓,最终将导致债务无力偿还,给债权人和债务人带来创伤,这从 2007-2008年 发生在美国的次贷危机中可窥见一斑。

但是我认为我们把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给忽略掉了。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使得我们在推动经济增长时摒弃了之前的传统思维。基于人工智能(AI)、机器学习以及 3D 打印等技术的快速革新使得我们进入了一个严重通货膨胀的时期。东西生产起来更为容易,价格也更加便宜。而这还仅仅只是开端。我们正进入 “科技超级周期”,这比我们之前见过的任何超级周期更为强大。

正如未来主义者Ray Kurzweil 所指出的那样,计算能力每两年就会翻一番,而与此同时其成本在不断下降。该说法在那些曾经花高价去买个砖头大的手机的人来看来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如今手机的技术越来越先进,价格也越来越低。

此外,很多消费商品并不是变得更便宜了,而是几乎免费了。比如你智能手机里的软件,现在好多软件,从照相机到地图、报纸甚至吉他调音,都无需花钱购买了。从这个意义上讲,通货紧缩已经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给我们带来不少好处。

然而在社会变革中,科技其实也是把双刃剑,或者更为确切地说,人来还未找到相应的方法来降低科技引进所造成的不良影响。那些软件产品已经打包装进入了你的手机,所以不再需要对这些产品进行生产和分配了。随着工作岗位的精缩,财富将越来越集中在少数手中。

在科技的推动下,通货紧缩并不是坏事

当今技术创新者可以为其股东创造数十亿的价值,但另外一方面他们创造的工作岗位却相对较少,甚至可能取消的工作岗位数量比其创造的还要多。正如未来主义者 Martin Ford 在《机器人崛起》中所假设的那样,这一情况很有可能会快速恶化:“这不仅仅只对技术含量较低的工作产生影响。那些有大学文凭甚至专业学位的人,比如律师,他们正从事的工作最终也能被预测到。随着时间推移,很多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显然,这一切正在发生。今天, Amazon 的账面价值远远超过 2000 亿美元(在 2015年 击败沃尔玛),其员工人数为 20 万左右。与此同时,沃尔玛为保持正常运行,在最近一年里雇佣了 210 万名员工,占美国总工作人口的百分之一。像沃尔玛这类需要依靠大量劳动力以及昂贵基础设施来运行的公司正逐年减少。与此同时,基于网络平台的公司正迅速增加,但这类公司对员工的需求量下滑。

简而言之,虽然迄今为止计算技术对就业只起到过推进作用,但是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的新发展将改变这一局面。那些通过少量精英人员便能创利润新高的公司对劳动力的需求进一步减少。

那这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影响呢?在我看来,这一情况很有可能会导致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

最遭的情况:政府继续通过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政策和负利率来抵抗科技所导致的通货紧缩,这将使得财富更快地向顶尖科技公司聚集、物价持续走低以及加剧收入不平等。(食品价格甚至房价的上涨已经在某些方面反应了这一问题。)被排挤者、失业者(以及无法被雇佣的人)所组成的下层阶级开始出现并日益壮大。社会动荡、大规模抗议等大量恶劣影响将接踵而来。

最好的情况:得益于科技,我们在人类史上首次迈入完美(或接近完美)世界。通货紧缩使得消费品免费(或接近免费)。我们找到了共享财富的方式--实现起来不容易,但还是可行的。人们可能没有了工作(按传统意义讲),但是他们有了更有意义的追求。

最糟糕的情况体现了旧思维方式的核心:通过增加收入来创造财富。最好的情况则要求人们拥护新的思维方式:通过降低物价来创造财富。

未来,来的比想象更快

要弄明白结果到底怎样,我们不需要等待很长时间。这并不是数百年或几十年后方可出现的。得益于智能技术,物价剧跌,整个共享经济现象(当然,这也是借助于科技才得以实现)有望进一步降低成本。(如果你花几便士能打到车,谁还愿意花钱买车。)然而与此同时,整个就业市场不再有行业划分,取而代之的是智能技术(这就是Uber 司机的命运,不可避免)。

我对这一问题很有兴趣,因为我们公司同这些变革背后的科技巨头存在相似之处。在家居装饰品供应行业,我们的经营策略与效率较低的传统供应链存在竞争关系。同时,通过实时大数据、云计算、移动技术以及智能算法等技术(这些正是推进当今社会变革的技术手段),我们的经营战略能提供种类繁多的装饰品以及创造无限价值。这一方法行之有效,我们也看到了成效:商品成交价格下降、消费者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以及制造商的出货量创历史新高。然而,虽然就业率有所增长,但和公司总体增长相比还是偏低。我们是新经济的一部分,我们也要找到解决办法,来帮助我们远离我曾阐述过的反乌托邦愿景,进而朝着乌托邦愿景前进。

那么我们现在该采取什么具体措施来确保最终的正确结果,共享科技所带来的繁荣?对于我来说,措施就是我开篇所提及到的:局部极大值。我们要突破当前的局限、超越熟悉的参考点以及相信史无前例的变革即将来临。而这场变革需要新思维以及新战略的支持方能实现。

例如,此时此刻,在新技术的推动下,通货紧缩可能并不是坏事,虽然历史上它曾被视为恶棍。我们应该转变对通货紧缩的看法,正面看待通货紧缩,而不是通过降低利率以及放宽货币政策等通货膨胀措施来对抗通货紧缩。或许这一转变就是一个进步。同时,在未来,工作机会将成为稀有资源,我们应该开始对这样的未来进行思考,这点至关重要。我们该建立什么样的制度,来确保科技蓬勃发展的果实能公平分配给那些被科技取代的人?

我们正在经历所谓的 “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次革命为世界上众多行业带来了新机会,促进其蓬勃发展。但是它也使得我们经济和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失去平衡。

总而言之,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如果我们要想掌控未来发展趋势,现在就得行动起来。

注:本文译者董艳

本文编译自:medium.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47012.html
来源:华尔街见闻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