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4月12日 星期三 01:06 AM

 

昨日美联航(United Airlines)将亚裔男乘客暴力拖出事件,引发全球舆论关注,中美社交媒体上大量信息称欲抵制美联航。美联航母公司联合大陆控股(United Continental)在盘后交易中跌近6%,开盘后跳空低开约4%,至两周新低,市值蒸发逾8亿美元。

 

 

 

美联航股价走势图  来自:e投睿 eToro,截止4月11日22点20

美联航超量卖票导致一亚裔乘客被拖离飞机的事件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强烈反响,该事件在微博平台吸引超过1.3亿次的浏览量。去年,美联航14%的营收来自太平洋航线。

起因:联合航空超额出票

据外媒报道,有该航班乘客提供目击证词,称这架UA 3411在起飞之前,机组员就在登机门前通知“座位超卖”,并向当日乘客提出价值400美金的抵用券补偿,但当下并未有人自愿放弃机位。之后,机组员又继续透过飞机广播,表示航班已超卖了4个座位,除非有人自愿下机,否则超载的飞机将不能起飞。

在没有乘客回应的状况下,来回喊话的联航员工,也将400美金的抵用券两度加价为800、1000美金,并尴尬表示:UA 3411航班必须空出4个座位,以提供4名联合航空员工“出差赶往路易维尔”;然而,相关劝导并未换来空位,于是美联航称将由电脑“随机”选出四名乘客强制改签。

该名目击者表示,一开始机组员选上了一对20来岁的年轻情侣,尽管对方的反应很是不快、但仍唸唸有词地下了飞机;但之后,航空公司所挑的另一位华裔的中年男乘客,却拒绝配合离机,该名乘客自称是医生,“明早还有病患约诊”,其行程攸关他人生命安全因此不克推迟。

联合航空事后透过发言人表示,“我们和该名乘客好声好气地沟通了好多次”,但对方坚持不配合,于是应对的机组员只好向他说:如果你再不下机,我们只好呼叫航警强行把你带走。

但也有被访乘客还原当时情况,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证词:“事实上他和他的妻子,他们一开始是自愿帮忙的,但后来他们发现,下一班航班直到第二天下午两点半才起飞,所以他才说:我不能下去了,我还有工作。所以他就又坐了回去。”受访这位乘客当时仅距离当事亚裔几个座位。

机组员的恶劣态度,却被视为恐吓而激怒了该名乘客,双方爆发口角后,该名乘客更在机舱内咆啸,质疑联航之所以选他,“是因为我华裔的身份。”

 

 

航警登机后双方爆发了肢体冲突,他先是被从座椅上拖拽到地上,接着被两名工作人员拽着手臂在地上拖着出了机舱。同行乘客怀疑这名乘客在被拖走时已经被打晕或者在厮打中撞晕,因为他被拖走时很安静,近似昏厥状态。视频中可以看到该乘客嘴部流血。

 

 

 

 

不少同航班的乘客挺身指责联航对待旅客的态度。另一名在此次航班上的乘客描述:“所有人都在抗议。孩子们都吓哭了。”之后,4名联合员工亦在众人眼神中登机,就座过程中,亦遭其他旅客奚落“联航人真是不要脸”。

目击者指出,正当大家重回座位时,被拉下飞机的华裔乘客又突然一身狼狈地跑回机舱,但他的精神状态极为不安,最后更是情绪崩溃,而再一次地被航警强拉下机。

芝加哥机场表示,强拖乘客的航警,已明显违反行动程序,目前已被暂时停职等带调查。而联合航空超卖机票的累犯问题,也被美国国会盯上,民主党籍的DC众议员爱莲娜·霍姆斯·诺顿(Eleanor Holmes Norton),就要求国会运输委员会针对UA 3411事件发起公听会,一方面检视航管与航空警察是否过度偏向航空公司而出现勤务原则的瑕疵,一方面也要对联航发起公平调查。

美联航回应

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是美国一家大型航空公司,简称联航(United),在中国大陆则被简称为美联航,以与中国联合航空(中联航)区别。其拥有702架飞机的庞大机队,是世界前十大航空公司;若以总乘客飞行里程数计算,是世界第三大航空公司,居于美国航空及达美航空之后。联合航空亦是星空联盟的创始成员之一。

视频被上传到网上后,引发了全球网友的强烈不满,在社交媒体上,大量网友表示“以后拒绝乘坐美联航”。也有不少网友对美联航电脑“随机”选出的刚好是亚洲人表示怀疑。美联航之后公开做出回应:

 


“从芝加哥飞往路易斯维尔的3411次航班超载售票了。我们的工作人员寻找自愿换乘的乘客,一名乘客不愿意自愿离开,所以执法人员被叫了过来。我们为超载售票道歉。”

 

两个星期之前,联合航空才以“服仪不检、有碍飞安”为由,拒绝两名穿着紧身裤(legging)的少女登机,相关消息,已引发过一波“谴责联航性别歧视”的舆论风暴。早前人民网也曾发表过美联航对华人服务态度恶劣的报道,称中国游客频遇机票超售,临上飞机发现座位没有了,一旦抱怨,工作人员便恐吓“叫警察抓你”。

以超额售票赶下乘客的理由合理吗?

不是所有买了机票的人都会按时乘坐飞机。当有人改签、误机,或者是商务人士由于事务的不确定性购买多张同一目的地但不同时间的票,这就造成了座位空席。

美国《航空周刊》的管理合伙人卡普兰指出,目前的航空业界普遍都会在热门航线超卖机票,“因为没卖掉的机票就和过期的面包一样--不能再使用,也就没有了价值”,因此各大航空多会赌一把,期待那些“No Show”(订位未搭),以期能最大程度地利用航班机位,也最大限度的保证自己的利益。

然而,机位超卖在近年从权宜之计变成了操作常态之后,对于旅客权益的影响也更为明显。根据美国运输部的资料,在2016年联合航空就超卖了6万多张机票,其中6万2,859人愿意接受联航的和解补偿(抵用券或现金补贴),但另外3,765人却和风暴中的这位华裔医生一样,在非自愿的状况下被“请下飞机”。

超额出票不违法,在遭遇多余乘客时,交通部要求航空公司在主动踢人之前,必须先在航班内寻找自愿放弃的志愿者。美国法律中航空乘客保护(Airline Passenger  Protections )一章明确规定了,非乘客本人原因引起的不能搭乘,乘客有权向航空公司索要赔偿金。由美国交通部最新发布的条例显示,之前的旧规定下遭遇航班冲突或航班延误,乘客可以申请原票价两倍、上至800美元的赔偿金,如今已更改为短期延误可申请原票价两倍、上至650美元的赔偿金,长期延误可申请原票价四倍、上至1300美元的赔偿金。而美联航周一的超卖处理疑似未达规定标准(4倍应赔1250美金,只给800美金)。

而相比于一步步叫高赔偿金来换取乘客自愿换乘,一些聪明的公司甚至能把“赶多余乘客下飞机”玩出新花样。

比如北美另一家航空巨头在发现超载情况时采取了从高往低叫价的赔偿方式。例如一列票价为200美元的航班超载,需要一名乘客下飞机,则该公司会提出给10000元赔偿金,这时就会有许多乘客愿意换乘来获得这10000元。随后大家便开始竞争这个名额,有的乘客会表示只要8000元就愿意换乘,而别的乘客为了竞争到名额则会降低到5000元就愿意换乘。直到叫到最低,没有人愿意接受更低的价格为止。

这种“赶人”方式,既保证了航空公司利益损失最小化,又使解决过程气氛和睦。这可以是值得推行的方法。

来源:华尔街见闻,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003565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