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4月21日 星期五 03:22 AM

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Kaplan周四表示,今年最有可能加息3次。应逐步缩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可能最早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初对资产负债表采取行动。Kaplan在今年有投票权。

“今年三次加息仍是一个好的基准。如果经济有所放缓,我们加息可以慢一些,如果经济有所加强,我们可以加快升息,” Kaplan说道。

金融危机期间,为刺激经济增长,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已扩大至4.5万亿美元。Kaplan认为,今年可能适合采取行动缩表。任何计划都应至少提前数月公布,在美联储开始缩表前2~3个月给出缩表计划是合适的。

至于缩减规模,他表示,美联储没有确切的数值,但将会大于8000亿美元。

Kaplan指出,美联储仍在实施货币宽松政策,但不像人们想的那样宽松。

对于通胀,Kaplan表示,密切关注通胀,核心通胀率继续缓慢上行,中国产能过剩及技术颠覆均对通胀施加下行压力。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在19日的报告中表示,仍然预期美联储在6月和9月各加息一次,在12月开始缩表且加息暂停,到明年3月再恢复按季度加息的步伐。

但3月美国核心CPI下降0.12%令人颇为失望,其中房屋支出和医疗等物价指数远不如预期。外加最近几周美国经济明显放缓,令高盛的当前活动指数(CAI)降至低位,4月初读为2.9%,远小于今年一季度的均值3.6%。因此高盛对6月加息的可能性预估由70%降至60%,对9月加息的可能性也略微下调。

不过Hatzius也解释称,尽管美国GDP和通胀数据疲软、美联储释放提前缩表信号、对特朗普政府财政宽松政策不再乐观等多重因素,明显打压了市场对美联储今年再加息两次的预期,但有三个信号仍可确保美联储走在既定的加息路径上。

首先,在美联储已经加息两次的背景下,高盛的金融状况指数(FCI)却随全球经济复苏而降至去年8月以来新低,这表明金融状况对联邦基金利率上调的敏感性减弱,明显低于2015年12月美联储在九年来首次加息时,为今年再加息两次创造了较为宽松的市场环境,可能不会严重干扰市场。

第二,特朗普政策对经济增长不利的负面因素,如贸易保护主义等,引发的市场担忧情绪已经减弱。同时,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疲软已基本消失。在调整了年龄等人口变化要素后,当前的劳动力市场状况已接近2005年第四季度的充分就业水平,也都支持美联储加息。

芝加哥商交所(CME)根据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交易数据制作的“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预计5月不加息的比率为96%,预计6月再加息的比率由周三的48%提升至57%,但从4月初的71%明显回落。

--华尔街见闻王穆亦对本文有所贡献。

来源:华尔街见闻,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005336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