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6月13日 星期二 12:18 PM

 

掌控议会 法国进入马克龙时间
掌控议会 法国进入马克龙时间

 

 

88

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近来可谓春风得意,在刚刚结束的首轮议会选举中延续此前大选优势,得票遥遥领先的同时,还有望开创“一超多弱”的议会格局。但是,引人关注的是,此次票选的弃投率同样开创历史新高。马克龙能否带领他的“白板军团”挥起改革大旗?改革之路又能走多远?

“一超多弱”

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已经全部结束。根据12日凌晨公布的官方计票结果,马克龙所在的以共和国前进党为首的联合阵营得票率约为32.32%,远超其他党派,有望在国民议会中开创数十年来罕见的“一超多弱”格局。

多家民调机构预测,在18日的第二轮投票中,共和国前进党有望获得超过400个国民议会席位,远超占据国民议会多数席位所需的289席。

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存在仅一年,如今却可能在议会选举中将大半议席收入囊中,甚至还有可能将传统政党从法国政治图景中“擦除”。有分析称,面对富有经验的传统政客,马克龙这位“政治素人”更得人心,甚至前总理瓦尔斯、前教育部长等多名政坛名人都有可能在本次议会选举中遭到淘汰。

作为政坛新人,马克龙选情为何会如此占优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马克龙能够延续总统选举以来的优势地位,反映了法国人民思变的愿望。人们将改革的希望寄托于马克龙和他的共和国前进党,而马克龙作为政坛新面孔,他的改革主张深得民心,多数选民还是倾向于给予机会的”。

马克龙就任总统后几乎没有失分。他吸取了前任奥朗德的教训,马不停蹄地布局改革,赢得了不少选民的信任。在外交方面,从马克龙会晤美国总统特朗普到邀请普京访法、再到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坚定表态,均彰显了法国的大国风范。

另外,也有分析认为,其他政党普遍陷入低谷的形势在客观上有利于共和国前进党乘胜追击。大选以来,左派社会党内部各自为战、四分五裂,右派共和党受“空饷门”牵累形象在短期内难以恢复,“国民阵线”内部亟待重新统一思想、“不屈法国”自身主张的硬伤依旧。

高弃投率

除了共和国前进党的高得票率之外,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一轮选举中选民放弃投票率也创造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1958年建立以来历次议会选举之最。内政部初步统计表明,弃投率达到51.4%。

有分析认为,各大选举间隔太短,过于紧凑的日程安排令法国选民深陷“民主疲劳”,是此次投票弃投率超高的重要原因。

另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在于,“法国民众内心对法国式民主体制的治理有效性怀疑渐增,有时选民投票的逻辑与选前议题无关,无论是将选票投给新任还是弃权,可能仅仅是为了表达对现行体制的不满”,扈大威指出,“这种现象并不是在单一国家中出现的,越来越多的西方选民开始对西方选举制度解决关键问题的能力产生怀疑、失望的情绪。”

近十年来,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并未能成功带领法国走出社会经济发展困境,大规模的街头运动频繁爆发。就像前财长弗朗索瓦·巴鲁安所指出的,投票率低证明了“法国社会深层次分歧”,并且“非常令人担忧”。

不过,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吕克·鲁邦在研究中指出,马克龙阵营的议员候选人群体结构,高度集中于社会精英和商界人士,这在中长期范围内不利于社会阶层争议通过政治渠道发泄出来。对马克龙政权来说,主动建立社会各阶层共识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白板军团”

共和国前进运动党在此次选举中共推出525名候选人,比国民议会总席位少52人。这个阵容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新人多。根据法国媒体统计,这些候选人平均年龄47岁,他们中近半数人从来没有经历过全民投票考验,更有178人是完完全全的政坛“白板”--从未参选、未在政府部门工作过、也没有亲属从政。

有分析认为,“白板”这么多,对于马克龙而言可谓是一柄双刃剑:如果共和国前进运动党提名的候选人大举胜选,将给法国国会带来新面貌。但从政经历的匮乏,使得这些候选人缺少实战历练,也缺少政界的根基。

眼下,法国正被高失业率、经济停滞和安全问题所困扰,移民与融合问题也亟待政府有效应对。面对10%的失业率(1/4为25岁以下人群)、庞大的公共开支(政府支出占GDP比例超过56%)以及经济低增长,马克龙的当务之急是实现他提出的促进投资、建立“新增长模式”的双重目标。他计划未来五年节省财政支出600亿欧元。同时,他明确提出投资100亿欧元设立创新型产业基金。他还力求在今年夏天快速通过劳动力市场改革,为年底的失业制度改革及之后的退休体制改革争取时间。

在对外关系方面,马克龙主张“留欧”,重视安全和反恐,主张建立一支5000人的欧盟边境警卫部队。作为俄罗斯的批评者,马克龙支持欧盟乌克兰问题制裁俄罗斯。上月底,他在凡尔赛宫会见应邀访法的俄总统普京,当着普京的面坚称俄罗斯“卫星”新闻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电视台都是谎话连篇的宣传机构。

此外,扈大威认为,“在议会中拥有多数席位确实会有利于马克龙推进改革,顺利通过立法。但同样意味着在议会中缺乏足够的制衡力,而一次的票选也不能彻底展现其他政党的实际政治力量,一旦马克龙的改革过于激进,触动了某些阶层的利益,就会出现政治反弹的现象。另外,在法国工会的力量也是非同小可的。因此,马克龙的改革能走多远还不好说”。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生 高蕊/文 李烝/制表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