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8月08日 星期二 08:11 AM

美国制造业的大州争夺战
美国制造业的大州争夺战

88

富士康在美设厂的故事还远未结束,各大州争抢制造业的战争才刚刚开始。迎合美国国内蓝领阶层对美国制造业外流的不满,直面实体经济与金融服务业之间的“断层线”的担忧,“雇美国人,用美国货”的口号似乎不现实,但特朗普却在加速兑现让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承诺。随着越来越多制造业企业再次把目光投向美国,一场州际争夺战愈演愈烈。

富士康来了

在富士康尘埃落定威斯康辛州之前,富士康总裁郭台铭的选择颇多。而在此之后,谁是下一个“威斯康辛”同样竞争激烈。

上个月,美国宣布,富士康未来四年将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美元兴建液晶面板(LCD)工厂。8月2日,美国方面称富士康将在美投资100亿美元兴建工厂,可能只是开始,称郭台铭正考虑增加在美投资量,把总投资量增加至300亿美元。

8月5日下午,郭台铭在富士康深圳总部会见了美国密歇根州州的长斯奈德,双方会谈了近两个小时,斯奈德在郭台铭的陪同下参观了富士康园区。

郭台铭首次对美国方面所说的300亿美元投资做了回应。他表示:“在美国投资是不是有300亿美元,我们不能说是确定的,在威斯康辛州之外,富士康也在和美国其他各州进行有关投资的谈判。我们肯定会和密歇根合作下一代汽车技术,比如车联网和无人驾驶。”

“富士康在密歇根的投资接下来会很快有结果,至于金额多少还不能宣布。美国76%的汽车研发都在密歇根,我们认为密歇根是未来汽车的研发中心,我们希望把他们的无人驾驶技术带过来,把富士康精密磨具、自动化设备带过去。” 郭台铭说。

争夺制造业

回到美国的制造业,富士康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除了富士康,还有一些大企业如软银、丰田也准备在美国投入巨资。

丰田汽车上周五宣布,将与马自达在美国兴建价值16亿美元的组装厂,从而为希望引进工作机会和投资的美国中西部与南部各州吹响了争夺战的号角。

丰田北美主管Jim Lentz在接受路透社访问时称,该公司尚未开始研究工厂选址,但会将工厂放在丰田现有的供应链附近。该组装厂预计会雇用4000名工人。对于丰田来说,这项投资是为了扩大其在美国的汽车产能和市场份额,并加强对底特律汽车厂商获利丰厚的卡车业务的攻势。

丰田在美国八个州设有10家工厂,跨越西弗吉尼亚、肯塔基、印第安纳、阿拉巴马、密西西比和德州,形成一条弧形带。咨询公司AlixPartners运营业务主管Foster Finley称,南部各州的优势包括铁路和高速公路基础设施、临近主要港口,而且劳工和监管环境对企业有利。俄亥俄和密西根等中西部州则可以用减税或以公共资金承担员工培训计划等政策,来抵消上述优势。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孙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随着美国经济复苏,进出口都有上升,但显然出口的增长不及进口。像富士康这种类型的企业,可以增加出口,减少进口是美国非常欢迎的企业。此外,汽车制造业的回流也有助于美国减少从墨西哥等国的进口量。”

“锈蚀”的焦虑

当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以“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口号成功地在多个民主党票仓州险胜之时,“铁锈地带”又重新回到了公众视线。

“铁锈地带”喻指美国东北、中西和五大湖地区的传统工业州,包括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伊利诺伊州、威斯康星州等。这些地区代表美国制造业的心脏地带,比如,俄亥俄州的钢铁炼油业、密歇根州的汽车工业、宾夕法尼亚州的冶金焦炭业都是美国20世纪80年代的骄傲。

但是随着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兴起,尤其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这些传统工业和制造业州不仅在产业上急剧下行“生出铁锈”,还在人口上迅速萎缩。

工作岗位的丢失和十年不涨的工资给人们带来极大的焦虑感。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在美国最大的服装制造中心南加州,工作岗位已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10万多人下降到去年的4.6万人。即使留在美国本土的服装厂商,成本也必须向海外制作商靠拢,以获得在美国市场上更大的竞争力。

“产业漂移”

“整个历史告诉我们,一个国家欣欣向荣的关键就是欣欣向荣的制造业。但是在数十年的错误领导下,美国从被人嫉妒的世界制造业火车头变成了迅速去工业化的国家。” 特朗普在竞选时告诉选民。

美国制造业在1979年达到顶峰,当时有1900万从业人口。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的从业人口从1979年后就逐步下降,在2000年之前,约为1700万-1800万。

但在2000-2010年的十年间,美国制造业岗位数从1730万急速下跌到1150万。虽然随后的经济复苏使得美国制造业的就业人数出现恢复,增加了近80万个岗位,但是2000-2016年,美国制造业还是损失了超过500万个工作岗位。

美国制造业在全球比重的下降也是“产业漂移”的结果。自1860年以来,制造业的中心开始在全球转移,新的制造业中心的出现拉低了美国制造业的贡献和比重。对此孙杰分析称:“随着美国进出口的萎缩,贸易对美国经济的拉动作用也出现了下滑,过去贸易增长对美国经济的拉动大概在1个百分点左右,现在进出口的拉动作用只在0.2%左右,这也是特朗普政府积极推进制造业回流的原因。”

来源: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文 韩玮/制表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