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9月08日 星期五 13:37 PM

 

美联储决策层大震荡
美联储决策层大震荡

 

美联储决策层大震荡
美联储决策层大震荡

 

 

 

观察人士曾预计到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会辞职,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在近50年的职业生涯里,费希尔称得上是现代经济政策教父之一,主张不要削弱新的监管框架,货币尽快回归正常轨道。然而,国会和白宫都由共和党控制的现实很可能预示着去监管化。外界普遍认同主席耶伦明年2月任期结束也将离开美联储,加上此番副主席离职,无疑为特朗普再造美联储领导层留下空间。

“个人原因”

美联储决策层的人事大震荡提前开始了。美国时间本周三,费希尔向特朗普和白宫递交辞呈,称因“个人原因”,有意下月即今年10月13日左右卸下美联储副主席和联储理事职务。

美联储官方网站此后确认,费希尔的辞职将于10月13日前后生效。耶伦表示,费希尔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做出了宝贵的贡献,带领美联储增强金融稳定。

费希尔的任期原本截止于明年6月12日,耶伦本届任期截止于明年2月。美国媒体认为,费希尔提前离职给特朗普再造美联储领导层留下了空间。

在辞职信中,费希尔称因“个人原因”决定辞职,自己有幸与耶伦及其他富有才华的同僚共事,并指出在自己任期内,美国经济走强,就业增加;美联储吸取危机经验教训,采取了初步行动改善金融系统,使其重新发挥对企业和居民提供信贷的功能。

尽管以“个人原因”为由提出辞职,但外界猜测,费希尔选择离职也和特朗普政府“道不同”有关。就在宣布离职不久之前,费希尔用“极其危险”形容特朗普经济团队试图推翻金融监管的做法。

费希尔之所以用词严厉,是因为美国财政部在今年6月公布的题为《创造经济机遇的金融系统》的报告。这份149页的报告由美国财政部长努钦署名,代表特朗普政府对金融监管的立场。

报告建议,美联储减轻银行压力测试的难度和频次,放松对部分金融机构准备金和流动性的要求。美国曾在金融危机后主导全世界加筑金融风险防火墙,但新一届的美国政府却在试图抹杀此前的努力,这让费希尔不安。

“在1930年后,又过了近80年才出现了另一次可能有那么严重的金融危机。而现在,上一场危机才过去10年,每个人都想回到那场严重的金融危机爆发之前。这是极度危险、极度短视的。”费希尔赞成放松对小银行监管,但坚决反对给大银行减负 。

费希尔的态度,代表目前西方世界老牌政策制定者的主流观点,但却不一定能得到金融从业者的广泛支持,也并不符合特朗普的短期需求。放松金融监管,有可能刺激或引发美国新一轮创业潮,增加企业投资,增加就业。这是特朗普最为看重的政绩,而并不在乎是否会滋生新一轮的投机浪潮,或是催生下一次经济危机。

政策教父

穿着素净,一身央行银行家的标准黑西装,费希尔是美联储中仅次于主席珍妮特·耶伦的二号人物。“费希尔是中央银行的教父。从这个角度来看,委员会正在失去一位几十年来一直处于政策领域的实力派人物。” 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Brett Ryan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

费希尔的父亲菲利普是来自拉脱维亚的移民,他在赞比亚南部的马祖布卡镇经营一家乡村小店。他的母亲安生于开普敦,其父母是立陶宛移民。他们都是跟随着亲戚的脚步,从北部欧洲来到南部非洲的犹太移民。

“《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差不多是我读过的第一本经济学著作。我那时根本看不懂。” 他决定弥补这一点,前往伦敦经济学院学习,开启经济学事业生涯,最终他成了20世纪末期最负盛名的经济学家之一。

在近50年的职业生涯里,费希尔称得上是现代经济政策教父之一。在上世纪70年代,身为学者的费希尔帮助设定了央行业务的方向。后来,在上世纪90年代末,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费希尔在应对亚洲和俄罗斯金融危机时发挥了主导作用。在2007-2009年,作为以色列央行行长,他带领以色列渡过全球金融危机。

费希尔最早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教授,任教时间超过20年,影响了几代经济学家,他的学生包括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以及美国前财长萨默斯。伯南克曾说,费希尔是对他影响最大的老师之一。

2014年5月,在美联储原副主席耶伦被提升为主席后,费希尔加入美联储出任副主席。作为耶伦核心团队的主要成员,费希尔推动美联储逐步退出金融危机后采取的一系列宽松措施,包括结束多年基准利率零水平的历史、开始缓慢加息等。

四个空缺

过去几年,美联储理事会一直未能“凑齐”法定的七名成员,目前只有四名成员。费希尔离任后,将出现四个职位空缺。

职位空缺让特朗普有机会把他的政策支持者纳入美联储理事会中,但他一直还没使用这个机会,只提名了一位管理者。费希尔的离任“确保总统能够迅速获得对中央银行的控制权”,科恩华盛顿研究集团的Jaret Seiberg在向客户发出的一份说明中如是说。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刁大明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费希尔副主席的任期到2018年,但理事的任期到2020年1月,而其他三位包括耶伦在内做理事的任期分别到2024年、2026年、2028年。所以即便费希尔不提前辞职,特朗普也可以在这个任期内决定费希尔的去留,或者接替费希尔的新人选,只是会晚到2020年。所以准确地讲,是提前给特朗普机会重构美联储。”

“即便特朗普提前获得了补充4个空缺的权力,但需要看到底会提名什么样的人选,才能说明所谓的美联储是否成为了特朗普的美联储。”刁大明进一步分析指出。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