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9月28日 星期四 12:53 PM

 

苹果推出新iPhone后股价连跌 市值已缩水约566亿美元
苹果推出新iPhone后股价连跌 市值已缩水约566亿美元

 

 

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在1986年推出的得到两党支持的税制改革,通过扩大税基和降低税率提高了简单性、公平度和经济效率,与如今特朗普的个税改革思路似乎背道而驰。增支的背景下,无法有效扩大税基实现增收,特朗普的税改被质疑将最终有利于收入最高的1%人群,导致联邦债务爆炸性升高,对中产减负只是一场口头上的风暴

未标题-1 拷贝

减税陷阱

当地时间27日,特朗普将前往印第安纳州发表演说,并揭开税法改革的框架。特朗普称,即将发布的税改框架将会非常充分、富有细节,将会是一份非常有力的文件。此前,特朗普的税改方案仅有一页纸大纲。

“不是一点点,而是大规模。”特朗普计划对中产阶级进行大规模的减税。这包括将家庭的标准抵扣额提高近一倍,并且提高儿童税收抵免额度。特朗普称这是美国家庭非常期待,并长期讨论的政策。

据披露,最新的税改细节显示,最低个人所得税率将从当前的10%提升至12%,结合周一泄露的最高个人所得税率从39.6%降至35%,都与白宫4月发放的一页纸税改提纲一致。参与撰写税改规则的白宫及国会两院共和党领袖也表示,个人所得税等级将从七档降为三档,符合特朗普的竞选主张。

其中,标准扣除额将翻倍,也与白宫的最初构想别无二致。单身人士的标准扣除额将从6350美元提高到1.2万美元,家庭报税的标准减免额从1.27万美元提高到2.4万美元。这将代表,年收入在1.2万美元以下的低薪个人,以及年收入在2.4万美元以下的低薪家庭(夫妻二人),不用再缴纳个人所得税。

“减税”被特朗普视为对中产阶层税收减负的红利。不过国会民主党认为,这将巧妙地掩盖特朗普同时为富人减税的事实。48个民主党参议员中有46人近期签署了联名信,反对税改增加赤字或倾向于富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南枝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目前的减税框架,无法在实现增收的基础上增加支出,财政赤字将是关键议题。

从目前的状况看,联邦政府的收入只有9%来自于企业所得税,大约一半来自于个人所得税,从税改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想财政伤筋动骨,就只能从实际影响较小的企业所得税动手。

“偏袒”富人

雄心勃勃的减税被视为“偏袒”富人。对此,特朗普多次反驳,“富人根本不会在税务改革中受益,我们寻求惠及中产,我们寻求创造就业职位,就业也是惠及企业。我认为富人的情况大概是维持现状”。

1986年,当时参与里根税改的各方都认同的核心原则是,改革不得降低高收入纳税人的税务负担。里根在降低最高边际税率的同时实现了这一目标,因为他提高了资本利得税,降低了投资激励,加强了企业税征缴,限制了避税,并且没有触碰遗产及赠予税。

遗憾的是,无论是特朗普计划还是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提出的计划,都远远不能足量扩大税基以弥补对顶端人群的减税。

“在穷人基本不需要纳税、富人通过各种渠道积极避税的大背景下,简单地通过税率及标准扣除额的调整很难真正为广大中产阶层减税。因为这种基于中产纳税主体内部不同圈层的再分配仍没有跳脱整个中产范畴,无非是针对富裕中产、普通中产、底层中产的局部调整。”魏南枝据此分析称。

“虽然美国经济数据向好,但非农表现不佳,这就意味着新增就业人口没有显著增长,从而扩充中产缴税基础。特朗普能够真正落实减税的思路,应该是通过实体经济回归带动工作岗位增加,促使中产群体规模扩大,即有能力纳税且不得不缴税的人越来越多,通过税基的扩围实现横向减税,最终保证在政府增支的基础上有效增收。” 魏南枝进一步解释称。

对特朗普计划的估算显示,收入在100万美元以上的0.9%人口平均税后收入将增加14%。与之相比,中等收入阶层的拟议平均减税额仅1000美元,约为税后收入的2%。

里根税改简化了税法,废除了行业特定避税条款。相比之下,特朗普的税改提议把任何可以划为来自某个企业实体的收入的税率都降至15%,被视为变相创造了避税机会。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看来,给企业减税就是在变相保护富人,“实现企业减税,得到好处的并不是企业员工,而是企业主”。

白宫博弈

特朗普善于抓住市场的眼球,尽管税改方案尚未成型,但给市场带来的心理冲击却已经历经数轮。在4月下旬公布的最新税改方案,成为特朗普上任以来第一个即将付诸国会讨论的税改方案,他提出的降低个人以及公司所得税以及鼓励美国企业将海外利润转回本土,成为全球市场瞩目的核心议题。

然而“雷声大雨点小”,这或许是特朗普税改之路的真实写照。医改法案失利、税改滞后,一心想要大刀阔斧改革的特朗普被认为已经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况,有人比喻国会参众两院与白宫上演着“三国杀”。

为了寻求首个立法胜利,白宫下大力气牵头制定税改立法。目前各方矛盾信息层出不穷,进度已经滞后于市场预期,因此进入9月,特朗普税改方案出台已迫在眉睫。滕建群表示:“特朗普与奥巴马有很大不同,最近他请很多相关议员吃饭交流,把工作做在表决之前。入主白宫快一年,如果再拿不出建树,压力更大。”

一周之前,美国参议院共和党议员已经达成初步的预算协议,朝税改立法又进一步。滕建群认为,这也体现了特朗普善于交易的艺术,“特朗普现在的赌注就是与民主党人在2018年预算上进行了勾兑和妥协,所以现在反倒是民主党人支持预算,共和党人有一部分人被激怒。现在可以看到,特朗普在利用各党派之间的利益进行分化瓦解,形成新的合力,为自己的预算提供服务和保障”。

美国媒体分析称,白宫和国会很有可能在2018年达成一定程度共识,推动一个各方妥协后的税改法案过会,以期实现竞选承诺,稳住2018年中期选举的大局。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文 李烝/制表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