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华尔街见闻 | 2017年10月03日 星期二 12:39 PM

摘要:拉加德认为,拒不接受虚拟货币可能不明智。她预计,到下一代人生活的年代,虚拟货币的很多技术挑战可能被克服,有些经济体可能更多使用虚拟货币,掀起“美元化2.0”;虚拟货币可能颠覆传统的银行服务和央行监管模式。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作者王维丹。

IMF执行总裁拉加德认为,将虚拟货币拒之门外可能不是明智之举,我们的下一代人可能发现,它们在很多方面不亚于现有的货币和央行的政策。

上周五拉加德在庆祝英国央行货币政策独立二十周年的活动期间发表讲话,畅想金融科技在下一代人生活的年代将怎样改变央行,展望虚拟货币、新型金融中介模式和人工智能三类创新可能带来的影响。

拉加德对虚拟货币等新兴技术持包容态度,认为虚拟货币目前并未威胁法币和央行,但日后可能克服目前面临的很多技术挑战,可能比一些法币更便利、更稳定,作为支付方式更受青睐,可能颠覆银行服务模式,迫使央行扩大监管范围。

拉加德明确表示,“拒不接受虚拟货币可能并非明智之举”,在货币稳定、发行、监管等方面,未来“虚拟货币可能不亚于现有的货币和货币政策”,在有效运行货币政策的同时,央行决策者应该对新的创意和需求持开放态度。

今年以来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交易价大幅走高,中日韩等国家地区的监管机构纷纷采取行动,或是打击ICO代币融资或是批准交易平台注册。

作为全球性金融机构的领导者,拉加德的预言无疑让围绕这些货币的争议更为激烈。

目前华尔街对虚拟货币争论不断。上月摩根大通CEO接连抨击,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骗局,而本周一媒体称高盛考虑开展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交易,成为首家准备直接交易数字货币的华尔街巨头。

虚拟货币大有潜力 不宜拒之门外

拉加德上周五讲话指出,虚拟货币不同于支付宝等现有货币的电子支付方式,它们提供自己的账户和支付系统,既无需中央化的清算所也无需央行,就能完成个人对个人(P2P)交易。

拉加德认为:

“目前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对现有法币和央行没有任何威胁,或者说几乎没有威胁。因为它们波动太大、风险太高,能耗太密集,因为其支持技术还没能规模化。很多(虚拟货币)对监管者来说太不透明,有些已经被黑客侵入。

但这其中很多技术挑战都可能随着时间推移得到解决。还不算很久以前,一些专家曾认为,个人电脑永远不会得到应用,平板电脑只会用作昂贵的咖啡托盘。所以我觉得,拒不接受虚拟货币可能并非明智之举。”

更有价值的货币?

拉加德预计,有些经济体可能越来越多使用虚拟货币,她将此称为“美元化2.0”。为什么有些国家的国民会宁可持有虚拟货币,也不用美元、欧元或者英镑这类现实的法币?拉加德的解释是:

“因为(持有虚拟货币)有朝一日可能比获得纸币更容易、更安全,特别是在偏远地区。因为虚拟货币实际上可能变得更稳定。

比如它们可能按一比一对美元、或者稳定的一篮子货币发行。发行可能完全透明,得到可靠的、预设的规则管理,由程序算法监控,甚至可能有一套反映宏观经济环境变化的“智能规则”。

因此,在很多方面,虚拟货币可能不亚于现有的货币和货币政策。央行官员的最佳对策是继续有效地运行货币政策,同时随着经济发展,对新的创意和新的需求持开放态度。”

更好的支付服务?

在支付服务方面,拉加德预计,未来人们可能更青睐虚拟货币,因为它们的成本可能和现金相当,和现金一样便利,却毫无结算风险,也不会有清算延迟,不存中央登记,不需要检查账户和身份的中介。

她预计,如果私人发行虚拟货币仍有风险,仍不稳定,甚至可能有国民呼吁本地央行提供数字货币的合法发行方。

拉加德还给活动东道主英国央行提了一个问题:当新服务经济来叩响你们央行的大门,你会不会把它迎进来,给它上茶--金融流动性?

金融中介新模式

面对虚拟货币的崛起,今天我们认识的银行服务模式可能不复存在。

拉加德预计,未来人们可能只在电子钱包里保留尽可能最少的支付服务余额。剩余的可能留在共同基金里,或者投资P2P贷款平台,它们享有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自动信用评分方面的优势。

她认为,现在是数据为王的世界,以软件为主,产品开发周期只有六个月,然后不断更新,简单的用户界面和安全性可靠就能收费很高。金融领域的新玩家不必开一些分行办公室。

她预计,如果银行存款减少,资金通过新的渠道流入经济,有人会认为这给现在这种银行模式提出了挑战。

央行的货币政策会怎样变化?

现在央行一般通过一级经纪商、一些大银行影响资产价格。其方式是,在公开市场交易中。以固定的价格向这些经纪商提供流动性。

拉加德质疑,如果这些大行和新金融环境的相关性下降,向央行交存款准备金的需求减少,可能货币政策的传输机制不会像现在这样有效。

她由此预计,央行很可能被迫增加交易的对手方,对手方增多意味着,更多企业会面临央行的监管。更好地监管影子银行看来更紧迫。

随着影响力扩大,央行承受的公众监督和政治压力也将加大,需要进一步捍卫其货币政策方面的独立性,需要更清晰的沟通。

由于未来将出现新形式的金融服务商,可能无法轻易纳入传统监管类别,未来监管的重心也可能进一步扩大,主要监管对象会从金融实体变为金融活动。这可能需要巧妙地评估程序算法的安全和健全。

来源:华尔街见闻,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