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13:50 PM

美联储版“谁是接班人”
美联储版“谁是接班人”

111119

(点击查看大图)

五选一

竞争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美联储主席提名人选的竞赛接近尾声。特朗普周四与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会面。耶伦的任期将于明年2月届满。

消息人士称,耶伦是五位候选人之一。其他候选人还包括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前美联储理事瓦尔许、美联储理事鲍威尔和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泰勒。消息人士称,特朗普与耶伦会面后,与其他几位候选人都举行了会谈。

而这份五人大名单至今仍充满变数。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上周在一次私人会议上表示,经济顾问科恩没有机会担任下任美联储主席。特朗普私底下告知众多顾问,由于科恩目前在白宫表现不错,他希望科恩继续留在白宫,以促进国会山批准税改。特朗普对于现在税改的进度表示不满意。

还有消息透露称科恩可能在国会处理完税改事宜后离开白宫。在8月以前,身为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的科恩还是下任美联储主席头号热门人选。但8月弗吉尼亚州反犹情绪高涨的“白人至上”游行后,身为犹太裔的科恩对特朗普没有鲜明否定游行的态度不满,两人关系恶化。科恩担任美联储主席的可能性也自此大幅下降。

科恩意外“出局”的同时,一度被认为不会连任的耶伦连任概率与日俱增。当地时间10月25日,特朗普称,仍考虑提名耶伦连任美联储主席。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说,与耶伦合作一直很顺利,从市场反应就可以看出来。19日,特朗普曾在白宫与耶伦面谈了提名事宜。之后特朗普称耶伦“很棒”,两人交谈非常愉快。

和耶伦一样有可能性攀升的还有“黑马”泰勒,特朗普周二与参议院共和党人共进午餐,据出席午餐会的两位参议员透露,特朗普借此机会征询了他们对下任美联储主席人选的意见。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会上的表决人选仅有美联储理事鲍威尔和泰勒,而后者似乎更受共和党人的青睐。

关键点

特朗普本周一表示,他已经“非常接近”宣布提名人选的阶段。该提名人选还须获得参议院确认。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本周二在每日例行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特朗普正在就选择谁出任下一届美联储主席的问题与许多相关人士对话。

白宫官员最近透露,特朗普希望的美联储主席,要既愿意放松金融监管,又具备货币政策经验和管理大型组织团队的能力。这是白宫官员首次透露挑选美联储主席和理事岗位候选人的审查标准。

不过最后的提名权依然掌握在特朗普手中。有分析称,根据特朗普过去的经验,似乎对学术型人才并不怎么“感冒”,总是倾向于提名有更多私人部门背景的人在政府中担任重要金融岗位。从财政部部长姆努钦、首席经济顾问科恩、证监会主席克莱顿,到刚刚上任的美联储理事夸尔斯。

一些人争辩称,特朗普将会选择鸽派的耶伦或者是鲍威尔,他们认为耶伦和鲍威尔当选为美联储下一任主席的概率接近于一半。通过选择连续性,白宫将会揭露其对于更低利率的偏好,以促进美国经济增长。

“到目前为止,耶伦是这些候选人之中最为鸽派的人选。特朗普想要美国经济走强。”M&G Investments基金经理Jim Leaviss说道。诚然,一些投资者已经改变了对耶伦政策观点的看法。此前,耶伦曾表示,支持进一步加息,甚至是美联储还在挣扎于实现2%的通胀目标情况下也是如此。

纽约地产开发商出身的特朗普曾多次对媒体表示,自己“确实喜欢低利率政策”。仅从利率政策来讲,耶伦和鲍威尔符合特朗普的期待。

从金融监管来看,特朗普与鲍威尔、泰勒和沃什拥有较多政策共识,但与耶伦的监管理念不合。特朗普将放松金融监管视为刺激经济增长的主要举措之一,认为过于严厉的金融监管不利于美国经济增长和信贷。耶伦则反对放松金融监管,警告大规模调整监管架构可能令金融危机卷土重来。

美国媒体认为,综合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两方面,鲍威尔是最符合特朗普要求的美联储主席人选,同时也是姆努钦青睐的美联储主席人选。

低利率

美联储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采取的扩张性政策成为了两党的政治避雷针,共和党仍在呼吁建立一个更加克制的美联储。

2008年以来,美联储通过极低的利率和量化宽松措施向市场大把投放资金,尽管目前美联储有了逐步收紧政策的趋势,但总体来说货币政策还是较为宽松,利率也始终低于正常水平。

在特朗普所挑选的美联储主席候选人中,除了泰勒以外,其他人预计都将继续推行这样的政策方向,即使小幅加息也将是小心翼翼,慎之又慎。

对美国实现经济持续增长和创造就业来说,人们对美联储的信心至关重要,这也是特朗普经常宣称的成就,特朗普经常自称当选以来股市的繁荣。如果金融市场认为他正在寻求让美联储改变方向,那么股市可能会受到威胁。而白宫希望出现一位愿意重新审视耶伦时代金融规则的美联储主席。

美国9月的失业率为4.2%,创下了16年来的最低水平,而美国经济处于第九年扩张期间。美国的通胀率和利率都很低,而耶伦正在逐步支持金融危机时代的政策,并在缩减美联储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

尽管在9月20日的会议上,美联储调高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至2.4%,但是,与会者对2018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为2.1%,2019年为2%,到2020年仅为1.8%。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推行的税改和放松金融管制计划的收效并没有特朗普希望的那样显著。

不论是耶伦留任美联储主席还是有希望继任的鲍威尔,两人都相信菲利普斯曲线对通胀和失业的描述。当经济发展到接近充分就业的时候,美联储就应当加息。这也符合在美联储内占据主流的新凯恩斯主义的观点:减税并不会刺激经济增长,美国实际上处于“长期停滞期”。

然而这并不是特朗普想要的。对于耶伦或者鲍威尔主导的美联储来说,现在的问题是,要更快的经济增长还是更快加息。要解决这一两难问题,除非美联储更换分析框架和模型,但目前看来这并不现实。

从竞选以来,经济政策一直是特朗普的核心之一,也是他希望留下的重要政治遗产。不论是“美国优先”、重振基础设施,还是退出TPP,特朗普都是在为实现其经济政策目标而努力。

如今,美国经济走势向好,资产市场蓬勃发展,在这样的前提下,特朗普不希望美联储的政策出现巨大变化,而是更倾向于美联储能够维持现状,以便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和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交出一份不错的经济成绩单。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文 李烝/制图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