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8年07月02日 星期一 14:23 PM

想象一辆最先进的无人驾驶汽车正沿着一条路行驶,路边有一位90岁的残疾老人在行走。这时, 一位带着孩子的年轻母亲走进了路。 汽车必须做出决定:继续前进撞死母亲和孩子,或者转向路边撞死老人。

这是电车难题的一个变体,它主导了有关无人驾驶汽车的道德的学术研究与流行讨论。问题在于,这样的辩论不仅忽略了无人驾驶汽车所在的系统的复杂性,而且还转移了公众的焦点--无人驾驶汽车的真正的道德问题在于政治和权力问题。

世界各国政府都对无人驾驶汽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德国政府制定了无人驾驶汽车的道德准则,英国政府已承诺2021年无人驾驶汽车将可以上路,俄罗斯政府决定在2018年底前实现这一目标,中国也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准备把无人驾驶汽车连接到互联网,并在2025年前在道路和交通信号灯中安装传感器。

最具启发的是2017年3月欧盟发布的《2025年欧洲未来的白皮书》,文件描述了未来欧洲国家如何有效地联合成为联邦超级国家,而无人驾驶汽车将蓬勃发展,不受阻碍的跨越国界,从一个城市行驶到另一个城市。

政府如此热衷于无人驾驶汽车是有原因的 --不仅是因为潜在的经济利益,更是因为它为公民的一举一动提供了更大的追踪甚至控制的机会。无人汽车不是让我们变得自由,而是启动了新形式的监视。

无人汽车将互联网与汽车结合起来,成为安置在轮子上的电脑。通过传感器,它提供了一个不间断的双向信息流:汽车向制造商发送有关其性能的信息,同时接收来自制造商的软件更新以及控制其行为调整的信号。制造商知道汽车的位置、道路状况、温度以及车辆如何以特定速度行驶等信息。

该汽车的保险公司可能会收到有关汽车状态、位置、速度和道路状况的实时信息,并可能相应地改变保险,甚至可能会提前10分钟提醒取消保单并把车停下。

与此同时,政府数据库也可能会知道汽车的位置,是否会在那里,以及会开往什么地方。政府甚至可以使用预测分析,它将在什么位置开始下一个旅程。智能高速公路将对交通流量进行管理,通过放慢无人驾驶汽车的速度来协调道路上的车流。在智能城市中,根据对交通堵塞、道路工程或政府要求的计算和预测,交通信号灯会引导汽车转向绕行。

从城市到中心目的地之间的快速路线上可能会建立起很多市场。公司可能会向使用优先虚拟路线的员工支付费用。旅行日志可能会让很清楚你去过哪里以及何时去过。你的旅程原因可从景观、目的地和时间推断出。

自主性的终结

130多年来,汽车代表了自治、个性和民主自由的终极目标。汽车旅行是私人和匿名的。只要喜欢,我们就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不必告诉任何人。我们需要为自己的驾驶是否遵守法律负责。但无人驾驶汽车将会终结这种自主性。

但现在,汽车制造商、政府和市政当局会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在做什么以及什么时候做。如果有人不喜欢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他们将能够阻止我们,撤回技术和事故掩护,阻止我们使用特定的道路或街道,或者关闭我们的汽车系统。汽车不再由车主自主驾驶,而是由运行和维护该汽车的权威机构和系统控制,后者可以从汽车中获取信息并将信息发送出去。

无人驾驶汽车将预示着公民控制的新时代。在使我们更安全和降低风险的言辞中,权力将被从个人带走并传递给中央 --无论他们是城市,政府还是委员会。为了给予我们安全,政府将拿走我们的权力。

现在,管制员可以根据自己的目的轻易地改变我们的路线,无论是为了防止交通堵塞还是为高级官员的到来清理路线。他们可以把我们送到特定的商店,或者直接送到警察局。现在,管制员可以管理汽车的数量,以满足理事会或政府的目的。

这种对无人驾驶汽车的安全性来说至关重要的集中管理系统不仅面临着复杂系统所不可避免的技术故障,而且还容易受到其他国家和个人的黑客攻击和攻击。如果你能入侵整个城市系统并使交通停顿,或者使3万辆汽车相撞,为什么要仅仅入侵一辆汽车?

在思考无人驾驶汽车的道德问题时,我们需要超越电车难题的简单道德范畴,以更广泛的议程解决自主权、社区、透明度、身份、价值和共情的概念。我们的道德辩论必须解决无人驾驶汽车的愿景可能需要牺牲的权力转移、政治责任和人权等问题。

Neil McBride是De Montfort大学IT Management的读者。

本文最初发表在The Conversation。点击这里阅读原文

转载自财经时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